当杨砾羞辱方晓龙,方晓龙卑微隐忍的时候,秦风强忍着没有出手,除了因为佩戴人皮面具,担心出手会连累到为他提供人皮面具的武空,还因为他知道,一旦出手,就

    必须离开华夏,影响他与张欣然等人的道别计划。

    中午的时候,秦风按照原计划来到了静安小学。

    距离学生中午放学还有几分钟,学校门口站满了前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

    陈芳也在其中,她来接赵楚楚。

    秦风站在远处,仔细观察了一番周围,确定没有特殊部门的人监控之后,才径直走到陈芳身前,压低声音道:“阿姨。”

    嗯?

    陈芳闻声,先是一怔,然后疑惑地看向秦风。

    “阿姨,我是小风,佩戴了人皮面具。”秦风再次说道。

    “小……小风,真的是你吗?”

    陈芳一开始就听出了秦风的声音,但发现眼前之人与秦风长得一点也不像,所以没开口,此刻再次听到秦风的话,既激动,又惊疑。

    激动,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秦风了,很想秦风。

    惊疑,是因为,她知道秦风成为华夏头号通缉犯,被赶出华夏的事情。

    “阿姨,是我,我老太爷忌日,我回国给他扫墓,今天来是跟您道别的。”秦风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另外,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以真面目现身。”

    “我知道,小风,警~察一定弄错了,你怎么可能成为通缉犯呢?”

    陈芳连忙开口回答,情绪有些激动,“你和猛子一样,都是人民的子弟兵!阿姨相信你不可能做出危害国家、伤害人民的事情!”

    人民的子弟兵。

    听到这六个字,秦风心头微微一颤。

    而陈芳则是眼圈微微泛红,悄悄摸了一把眼泪,不知道是想起了儿子陈猛,还是为秦风的遭遇感到不公。就在这时,伴随着清脆的电铃声,原本安静的学校像是烧开的开水瞬间沸腾,一个个孩子穿着校服,系着红领巾,满身朝气地从教室里冲出,然后在老师的带领下,排着

    整齐的队伍,朝着学校门口走来。

    “小风,等接了楚楚,阿姨回家做饭给你吃。”

    陈芳擦干眼泪,没有询问秦风为何会成为头号通缉犯,而是拉住了秦风的手。

    “不了,阿姨,我就不跟你回去了。另外,我现在的样子也不好见楚楚,我就不等她了,我现在去找欣然和小静。”

    秦风摇摇头,然后道:“因为担心她们的手机被监听,我没给她们打电话,她们还不知道我来东海。她们现在在哪里?”

    “这么着急啊……”陈芳叹了口气,但想到秦风目前的处境,也没有挽留,而是说道:“小静说,今天和欣然要去迎接燕京来的领导检查工作,还要在建国饭店开会,中午和晚上都不回来吃饭

    。”

    “知道了,阿姨。”秦风点点头,然后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近乎当成自己母亲一样对待的陈芳,轻声道:“阿姨,我短时间内可能没法回国了。等我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回国带您去

    看猛子。您要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

    “嗯。”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陈芳的身体狠狠一颤,带着几分哭腔道:“小风,你也一样,一个人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我和小静会等你回来!”

    话音落下,陈芳凝视着眼前这张陌生的面孔,眼眶一热,鼻子一酸,再次流出了泪水。

    因为,她知道,一个曾经为保卫国家出生入死的人民子弟兵,回到自己的祖国和故乡,却不能以真实面目现身,秦风的心中一定很苦!

    她不知道的是,秦风的遭遇,远比她想象中的更为坎坷!

    ……

    与此同时。

    东海港,杨砾在东海港务公司老总和区里相关领导的陪同下,一起视察着港口的扩建工作。

    杨砾一边走,一边听取着相关人员的汇报,时不时点头,时不时询问,令得陪同的领导们胆战心惊。

    因为,他们都知道,杨砾虽然级别不高,但属于上面派下来的人,而且是为领导视察打前哨而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钦差!

    何况,杨砾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杨家阵营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人群中除了官方的人之外,还有参与英国在东海投资项目的各大民企老板。

    当初,因为伊丽妮卡在会上的一句话,东海百雄集团成为整个项目中最重要的民营企业。

    为此,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张欣然和陈静两人都来了。

    她们没有围在以杨砾为首的领导周围,而是跟在人群的最后方。

    因为得知了秦风父母、李雪雁的事情,她们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担心秦风,哪有心思参与今天的视察工作?

    同样身在队伍中的方晓龙,看到张欣然和陈静走在最后面,想到了什么,刻意放缓了脚步,等着两人走来。

    “晓龙哥。”

    很快,张欣然和陈静走了过来,向方晓龙打招呼。

    “欣然,小静,你们都知道杨砾的身份吧?就是那个杨处。”方晓龙问道。

    “嗯。”

    张欣然和陈静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然后问道:“对了,晓龙哥,我听王阿猛说那个杨砾和你前段时间发生了冲突,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前段时间,我在东海跟同事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他,发生了摩擦。”

    方晓龙言简意赅地做出回应,并未说出实情。

    那一天,他并非和同事去吃饭,而是参加自己女朋友的同学聚会,聚会地点恰巧和杨砾吃饭的包厢挨着。

    当时,杨砾女朋友喝多了,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杨砾朋友的女伴,被杨砾朋友当场打了一巴掌,并且骂了一声婊子,逼着道歉。方晓龙当时就急眼了,上前揍杨砾的朋友,同时,方晓龙女友的同学也一拥而上,将杨砾的朋友揍了一顿,结果杨砾出现,一个电话,警察便来了,将方晓龙等人统统带

    走了。

    方晓龙被拘留了十五天不说,若非方家背后使劲,连公职都无法保住。

    “没事就好。”

    张欣然和陈静都没有怀疑方晓龙的话。

    “欣然,小静,你们应该很清楚,老大和杨家的关系。如果不出意外,那个杨砾肯定会针对你们和百雄集团,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方晓龙再次开口,表情十分复杂,有不甘,有憋屈,还有无法掩饰的愤怒,“另外,如今老大被逼着离开华夏,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如果杨砾针对你们,你们尽量忍着点,

    不要和他们正面硬刚,否则极有可能影响到百雄集团在英国东海投资合作中的项目,甚至会影响到百雄集团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

    “晓龙哥,只要他不针对秦风,无论怎么针对我们,我们都不会吭声!”

    张欣然握着粉拳,做出回应,声音不大,但神情格外坚定。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

    “如果杨砾敢针对我深爱、牵挂的男人,我愿意舍弃一切干到底!”

    …………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俏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高手俏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