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酒吧里,秦风的声音清晰地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响起,几乎令得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因为,众人都很清楚,“以后,长三角洲的江湖你说了算”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从今往后,诸葛明月将主管长江三角洲黑夜的话语权和地下世界的生杀大权!

    “好。”

    就在众人震惊的同时,诸葛明月的娇~躯剧烈一颤,而后眼圈微微一红,轻轻地对着秦风点了点头。

    她想过秦风会同意她的投奔,但她没有想到,秦风会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同意——当她被姚立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时,秦风当众宣布!

    这……带给她的感动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咯噔!

    与此同时,一旁的周钱生心头狠狠一震,脑袋发懵,两眼发黑,脸色苍白如纸,仿佛低血糖犯了似的,站立不稳,随时都会跌倒。

    因为诸葛明月已不像杨策活着时那样风光,因为姚立是姚家大少,背后有着姚家这座大山,而且掌控着普洱茶这棵摇钱树,他不但出尔反尔,将原本要卖给诸葛明月的别墅,要转手卖给姚立。

    而且,他为了讨好姚立,在结账看到诸葛明月后,特地带着姚立前来与诸葛明月认识,从而发生了刚才的一切。

    而此刻,那个搅动华夏风云的青年,当众宣布,诸葛明月今后将掌管长江三角洲的江湖……

    这像是一记重拳砸在了周钱生的脸上,差点将他砸晕了过去,甚至让他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秦风可是亲手杀死杨策的人啊,诸葛明月怎么可能为秦风做事?

    相比这个答案而言,他更担心,接下来该如何承受诸葛明月的怒火!

    尚且连周钱生都如此,何况姚立?

    因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姚家与曾经的豪门华家成为合作伙伴,因为通过华琳抱上了秦智的大腿,因为接手了贾德刚留下的普洱茶产业,他像是一下子达到了人生巅峰,极其膨胀。

    膨胀的他,被周钱生一通忽悠,然后在酒精的刺激下,自信满满地前来搭讪诸葛明月,结果吃了闭门羹,直接恼羞成怒地当众教训、羞辱诸葛明月。

    你跟我装清高,我就羞辱你——你能奈我何?

    用他的话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诸葛明月充其量曾经也只是一只孔雀,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不要说羞辱如今的诸葛明月,就算羞辱曾经的诸葛明月,他也有那个底气!

    然而——

    就在他要抽诸葛明月耳光发泄怒气的时候,那个在他看来已跌落云端的寡妇,因为秦风的一句话,摇身一变,成为了可以主宰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的存在!

    这一切,让他不敢置信,也无法接受!

    甚至,他都有些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他~妈的崩坏了?

    否则,明明是敌人的两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一起做事了?

    除此之外,他心中充斥着恐惧!

    因为,他刚才不光言语羞辱了诸葛明月,而且还朝诸葛明月的脸上泼了一杯酒,甚至还差点当众甩了诸葛明月一记耳光……

    “秦……秦少,我叫姚立,来自西南……”

    惊恐之余,姚立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秦风,他试图说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再进行道歉,从而逃过这一劫。

    然而——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口,秦风便面无表情地打断:“我没兴趣认识你。”

    “——”

    姚立的话戛然而止,嘴巴立刻夹紧,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你刚才不是说,打我一巴掌,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吗?”

    就在这时,诸葛明月开口了,她冷冷地盯着姚立,指了指自己的脸:“来,打,使劲打。”

    “——”

    姚立脸色发白,再无半点之前的张狂,相反,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他知道,诸葛明月在为秦风做事,而且要掌控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的生杀大权,就算给他十个狗胆,他也不敢羞辱诸葛明月啊?

    “既然你不打了,那我们来算算账。”

    眼看姚立不敢吭声,诸葛明月再次开口,然后伸手去抓姚立。

    她虽然没有练武,但练过格斗,不要说普通人,就算是在地下世界舔血混饭吃的亡命徒,也不是她的对手。

    啪!

    下一刻,就当诸葛明月要抓住姚立衣服领子的时候,穆桂脸色一变,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右手挡在姚立身前,直接弹开了诸葛明月的手。

    “全球武学联盟规定,武者不能对普通人出手,违者严惩!”

    看到这一幕,秦风开口了,语气低沉而森冷,“你身为暗劲中期武者,当众对武学界之外的人出手,所谓何意?”

    “秦……秦大师,我……”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穆桂吓得浑身一抖,脸色狂变,下意识地想解释什么,结果却发现脑海一片空白。

    身为暗劲中期武者,他自然知道秦风所说的那条规定——那是阎荒成为全球武学界联盟负责人后,颁布的第一条新规!

    这一次,秦风没有说话。

    诸葛明月见状,再次伸手去抓姚立。

    惊恐中的穆桂,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去阻止诸葛明月。

    “啪——”

    下一刻。

    闷响再次传出。

    但这一次,不是穆桂弹开了诸葛明月的手。

    灯光下,秦风像是拍蚊子一样,一掌拍在穆桂的肩头。

    咔嚓!

    穆桂脚下的地面瞬间裂开,整个人应声倒地,宛如死狗一般瘫在了地上,体内气血翻滚、内劲紊乱,浑身像是触电一般,不受控制地哆嗦。

    他虽然是暗劲中期武者,但却承受不了秦风随意一掌。

    而且,这还是秦风刻意控制力道的前提下,否则的话,以秦风如今的实力,一掌可以将穆桂拍成肉泥!

    “秦……秦少,诸……诸葛小姐,我……我错了……”

    看到这一幕,姚立吓得差点灵魂出窍,下意识地开口道歉,结果因为太过恐惧,有种语无伦次的感觉。

    “砰!”

    下一刻。

    姚立的声音被一声闷响打断。

    灯光下,诸葛明月抓起桌上那瓶几乎没有怎么喝的皇家礼炮,直接砸在了姚立的脑袋上,酒瓶瞬间碎裂,酒水掺杂着鲜血从姚立的头顶流下。

    姚立身子摇晃了两下,然后直接晕倒在了地上,不知是被砸晕了,还是被吓死了过去。

    “噗通——”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周钱生吓得心脏差点蹦出嗓子眼,直接瘫软在了地上,面色发白地求饶道:“不……不管我的事……”

    “周总,你答应卖给我的别墅,我付了定金,你又转手卖给其他人……”

    诸葛明月俯视着完全被吓破胆的周钱生,冷冷说道。

    “卖,卖,卖!诸葛小姐,那栋别墅只卖你,而且价格打八折,不,是五折,价格打五折!”

    周钱生吓得连忙赔罪,若不是资金实在紧张,他都想直接白送给诸葛明月了。

    “不好意思,我对你的别墅没兴趣了,而且,我觉得,偌大的东海也不可能有人再对你的别墅感兴趣了。”诸葛明月冷声道。

    “——”

    周钱生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口,而是直接吓得的两腿间流出了黄色的液体。

    他被吓尿了!

    因为,他知道,那个姚立口中的落毛孔雀,因为身旁秦家青年的一句话,已飞上枝头变凤凰。

    ——今非昔比!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俏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高手俏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