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华夏的中心,燕京拥有全国最好的医疗资源,患者来自五湖四海。

    得了疑难杂症无法诊断的怪病,去燕京看;得了重大疾病,如果条件允许,去燕京治,这已成为全国老百姓的共识。

    资源集中,医疗水平领先,导致燕京的知名医院患者多如牛毛,一号难挂、一床难求是普遍现象。

    当然,这种现象对于权贵层是无效的。

    作为张家的公子哥,张华是真正的权贵,而且是华夏年轻一代权贵中的佼佼者。

    他的伤势不致命,算不上严重,但手术是在燕京乃至华夏最好的医院做的,而且住的是特殊病房。

    病房里,做完手术的张华坐在病床上。

    一名长相、身材和气质都一流的女孩坐在一旁,给张华端茶递水。

    女孩是西京会所派来的,目的是为了平息张华的怒火。

    而就在十分钟之前,女孩给张华来了一次精心的服务,让张华心中的怨气、怒气消散了不少。

    “你这日子可以啊。”

    李文斌推门而入,看到女孩在用嘴给张华喂葡萄,笑着打趣道。

    “那咱俩换一下!”

    张华没好气地说着,然后对女孩道:“你先出去溜达一会,我跟李少聊点事情。”

    “好的,张少。”

    女孩乖巧地点点头,然后又对李文斌笑了笑,才走出病房。

    “嘿,老胡为了平息你的怒火,可是下足了本钱啊,这娘们据说是他自己养的金丝雀,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当女孩出门之后,李文斌想起了什么。

    “琴棋书画不知道,吹拉弹唱倒是确实不错。”

    张华想到女孩刚才的服务,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话锋一转,道:“我听我爷爷说,昨晚的事情没完,现在什么情况?”

    “秦风那王八蛋要被部队开除,而且还会夹着尾巴滚出李家!”李文斌冷笑道。

    “真的?

    张华有些怀疑,更多的则是兴奋。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圈子里都传开了。”李文斌昂着头,自傲地说道。

    他对于自己可以让秦风受挫,很是得意。

    毕竟,秦风可是曾经踩了秦智和杨琨的存在,而且还将杨琨的父母送进了监狱,号称华夏年轻一代权贵层的‘杀神’!

    “哈哈……听你这么一说,我心情舒畅多了,比刚才那小妞给我服务还要爽。”张华哈哈笑道。

    “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灵,秦风明天夹着尾巴滚出李家的时候,我录个小视频,拿来给你欣赏。”李文斌又道。

    “好,好,好!”

    张华连说三个好,脸上堆满了笑容。

    看到这一幕,李文斌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彻底收买了张华的心,也满意地笑了。

    放眼当前的华夏年轻一代权贵层,如果秦风倒灶的话,那上一批华夏大纨绔将退出舞台,由他取而代之,唱独角戏。

    届时,如果曾经与秦智、杨琨被誉为三驾马车之一、如今号称华夏官场未来之星的徐凤华再成为李家女婿,给予他一些照顾的话,他的未来将一片美好。

    ……

    燕京饭店,某间套房里。

    两名中年男人,一边吸着香烟,一边闲聊着什么。

    其中一人穿着睡衣和拖鞋,看上去很随意,但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随意。

    这一切,只因为他的气场。

    他坐在那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但聊天的时候又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适,像是随时在魔鬼与天使之间转换。

    他是徐震,南部某省的封疆大吏,手握大权。

    而坐在徐震一旁的是李文斌的父亲李金海,目前在某实权部门担任副职。

    而在不远处,一名青年正在烧水。

    青年留着短发,穿着一件白衬衣,搭配藏蓝色西裤和黑色皮鞋,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体制内的气息。

    他和徐震的长相有着几分相似,但没有徐震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但远比同龄人沉稳、内敛。

    他不是别人,正是徐凤华。

    “李叔,您喝茶。”

    很快,徐凤华将一杯泡好的极品金骏眉端到李金海面前。

    “好,谢谢凤华。”

    李金海伸手接过,然后对徐震道:“老徐啊,真羡慕你有一个好儿子啊。我那不争气的家伙如果能有凤华一半优秀,我这辈子踏进棺材都不会有遗憾。”

    “李叔谬赞了,凤华没有您说的那么优秀,而文斌弟弟要比您想象中的优秀。毕竟,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生,可是很难考上的。”

    不等徐震开口,徐凤华便微微一笑,表现得不卑不亢,成熟而稳重。

    “他也就会读书了。”

    李金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移话题,问道:“对了,老徐,凤华,你们应该听说秦风那小子的事情了吧?”

    “金海,你是说昨晚在西金会所发生的事吧,那事听说了。不得不说,秦家小子是真的狠!”徐震点点头,然后说出自己的看法。

    “嘿,刚过易折,老天不会永远眷顾他!”

    听到徐震的话,想到自己儿子被秦风抽了一巴掌,李金海冷笑道:“军方已经明确了,要将他开除部队。没有秦家的光环,又失去部队的荣耀,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进我们李家的门!”

    徐震、徐凤华父子沉默。

    事实上,他们都听说了这个消息,但他们不能肯定消息的准确性,更也不好接李金海的话。

    “凤华,我知道,你一直对雪雁念念不忘,这次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李金海突然语出惊人。

    “李叔,我确实很欣赏雪雁,也很想追求她。但您应该知道,雪雁对秦风死心塌地。而我了解她,她是那种极有主见的人,认准的事情,哪怕天塌下来也不会改变。

    也就是说,就算李爷爷不同意她与秦风在一起,她也会义无反顾地跟秦风的。”

    徐凤华苦涩一笑。

    “凤华,你说得没错,雪雁的确是那样的人,而且不知鬼迷心窍铁了心要跟秦风。”

    李金海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徐震、徐凤华父子,“但你们换个角度想,如果秦风那小子失去一切光环,还有脸跟雪雁在一起么?如果他自己选择退缩、放弃的话,凤华你不就有机会了?”

    他会么?

    徐凤华心中一动,忍不住暗问自己。

    ……

    与此同时。

    秦风回到了燕京陆军~总~部大院的将军楼里。

    秦卫国、周玲夫妇都没有睡,特地在客厅里等着秦风。

    看到秦风进门,周玲连忙站了起来,朝着秦风走去,而秦卫国则是心烦意乱地点燃了一支香烟,低头吸着。

    “小风,你知道部队要处理你的事情吗?”周玲心疼地看着秦风,轻声问道。

    “妈,王虎成首~长打电话通知我了。”秦风笑着点点头。

    “儿子,爸妈无能,帮不了你。”

    看到秦风脸上的笑容,周玲只觉得心被人狠狠地扎了一下,很疼很疼,然后红着眼,一把将秦风搂住,默默流泪道:“路是你自己选的,妈不劝你,就是心疼你。”

    “妈,还记得秦建国要让秦智取代我与雪雁履行婚约时,你对我说的话吗?”

    秦风轻轻拍着母亲的肩膀,倒是像在安慰母亲。

    “记得。”

    周玲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

    “妈,那天,你跟我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你心眼小,性子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这辈子,你没要求我做过什么,但那一次,你希望我能为自己证明,证明即便没有我老太爷护着我,没有秦家支持我,我也不比别人差!”

    秦风轻轻帮助母亲擦去脸上的泪水,微笑道:“当时,我回答你,他们会后悔的。后来,我做到了。明天,亦然!”

    ……

    ……

    PS:抱歉,更新晚了,今天就一更了。

    。

    。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俏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高手俏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