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被捕的第三天。

    秦卫国在某份重量级的军报中发声: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这件事情在军中乃至华夏权贵层和上流社会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他们知道秦卫国那句话是在针对谁,也能透过文字感受到秦卫国的怒意——他在为自己的儿子打抱不平!

    “西南事件最终会演变成什么结果?”

    当秦卫国出声之后,西南事件更加吸引上流社会人士的注意力,也更加让他们期待最终的结局。

    西南,省公~安~厅,一间办公室里。

    黄志华一支又一支地吸着烟,表情极为凝重。

    因为,他看到了军报中刊登有关秦卫国的文章,文章的内容,尤其是那触目惊心的几个字,让他感受到了森冷的寒意。

    事到如今,作为洱海火拼事件调查案的负责人的他,觉得秦风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搞不好会将他炸得粉身碎骨。

    “砰砰——”

    突然间,敲门声响起,让黄志华从思考中回过神,他掐灭香烟:“进来。”

    嘎吱!

    办公室的门应声而开,刑侦总队副队长进入房间,恭敬道:“黄厅。”

    “坐下说。”黄志华指了指沙发。

    “洱理那边最新汇报,贾德刚依然坚持第一天所说的一切。”

    副队长先是做出汇报,然后有些难以理解道:“我从警这么多年,很少见到主动揽罪的。就算他猜到这次出不去了,也不应该这样破罐子破摔啊,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

    没有回答,黄志华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因为,按照贾德刚的证词,秦风就是妥妥的正当防卫,根本无法给秦风安罪名。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黄志华有些心烦地摆摆手。

    “黄厅,那接下来怎么办?”

    “等我通知。”

    黄志华直接打断了副队长的话,差点发火——他还想知道怎么办呢!

    “好的,黄厅。”

    副队长看出黄志华心情烦躁,不敢再废话,连忙起身离开。

    黄志华再次点燃一支香烟,用力地吸了几口,试图用尼古丁让自己冷静下来。

    静静地吸完一支香烟后,黄志华拿起办公电话,拨通了黄志刚号码。

    身为杨万年秘书的黄志刚,是黄志华的弟弟。

    而黄志华能够混到现在的位置,完全是依仗自己的弟弟。

    而这一次的事情,是他受到了弟弟的指使,同时也想着利用这次的事情得到杨万年的奖赏,仕途更上一层楼。

    “刚子,现在情况有些不妙。”电话很快接通,黄志华率先开口,语气极为不安,“一是贾德刚那个家伙坚持第一天的证词,主动揽罪为秦风开脱。这样一来的话,想定秦风的罪很难。二是你应该看到了

    ,秦卫国出声了,这不可是什么好兆头。”

    “哥,秦卫国出声的事情,我知道。那秦风已经被秦家除名了,所以你不用多想——秦卫国和领导不同,他代表不了秦家!”

    电话那头,同样身在办公室的黄志刚压低声音道:“至于证词方面,领导刚给我做出指示,将重点换到贾德刚的手下李猴身上,从李猴那里突破。”

    “你的意思是?”胡志华心中一动,但又不敢肯定。

    “如果李猴知道自己有出去的可能,而且可以代替贾德刚,他会做些什么?”黄志刚反问。

    “刚子,我知道了!”黄志华心中大定。

    “哥,领导对这次事情的重视程度超乎你的想象,所以,你一定不能办砸了,否则,不光是你,我也要受到处理。”黄志刚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刚子,我会办好的。”黄志华许下保证,他知道,一旦自己将这件事情办砸的话,仕途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都是其次,关键是有可能让黄志刚失去领导的信任,那对他和整个家族而言都是沉

    重的打击——黄志刚是黄家的主心骨!

    结束通话之后,黄志华立即行动了起来,开始按照黄志刚转达的领导最新指示运作了起来。

    ……

    下午两点,洱理看守所。

    一身囚服的李猴,被带到了审讯室,再次接受警~察的审讯。

    三名负责审讯的警察,坐在李猴的对面,已不再像之前审讯李猴时那般恼火、着急,而是一脸的淡定,看上去对这一次审讯充满了把握。

    “李猴,想清楚了吗?想清楚了的话,就如实交代。”审讯开始,主审官开口了。

    “想清楚了。”李猴几乎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回应。

    听到李猴的话,三名负责审讯的警察的脸上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丝惊讶。

    “那好,接下来,我问你什么,回答什么。”

    主审官说着,直接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请你详细说一下洱海火拼案的过程。”“当天,贾德刚告诉我,秦风要来。我按照贾德刚的命令,带人在洱海等待,等他们到了之后,带人过去,结果贾德刚与秦风翻脸,双方大打出手。很快,贾德刚找的两个

    人被秦风击杀了。这个结果让贾德刚等人都很很恐慌。”

    李猴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因为秦风的实力完全超出了贾德刚的预估。秦风如果要杀我们的话跟宰鸡一样容易!”

    “然后发生了什么?”

    主审官继续问,同时旁边的同事快速做着记录。“就在我们恐慌的时候,秦风要对我们出手,贾德刚下令让我们逃离,结果秦风穷追不舍,先是驾驶着游轮撞翻了我们一艘船,并且指使洛青珂杀死了我们那艘船上的人。做完这一切之后,秦风依然不打算放过我们,驾驶着游轮继续追击,最后追上了我和贾德刚所乘坐的那艘船。我和贾德刚被吓坏了,直接跳船,而其他人则统统被秦风杀

    死了。”李猴这般说道。

    “你的证词和贾德刚有很大出入。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贾德刚为什么要为秦风开脱?”主审官问出了关键的一个问题。“那是因为贾德刚担心这件事情会波及他的儿子——如果秦风这次出事的话,他身边的人很有可能将怒火发泄到贾德刚的儿子贾东身上。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贾德刚才那

    么做的。”李猴说道。

    “李猴,我提醒你,你所说的一切将会成为法庭的证词,你确定刚才所说的一切都属实吗?”主审官决定结束审讯。

    “我确定。”李猴点头。

    “那你摁手印。”

    主审官说着,用眼神示意做记录的警察,后者连忙起身,将记录和印泥拿到李猴身前,让李猴摁下了自己的手印。

    做完这一切,主审官结束了审讯,而在另外一间房间看完整个审讯过程的刑~警~队长则是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

    半个小时后。

    秦风自从进入看守所后,第二次被带到审讯室接受审讯。

    负责审讯的还是第一次那三名警察,并没有换人。

    “秦风,你想清楚了吗?”审讯开始后,主审官例行公事地问。

    “该交代的我已经如实交代了。”秦风面色平静地回答。

    “那好,在问你一些问题之前,先让你看一样东西。”主审官说着,做出一个手势。

    随着他的手势打出,审讯室的屏幕上出现了审讯李猴的画面。

    看着李猴被审讯的过程,秦风微微眯了下眼睛,心如明镜,而后表情再次恢复了平静。

    “秦风,你看到了,李猴已经招供了,所以,你就不要想蒙混过关了,那不可能!”主审官冷冷道。

    “他那不是招供,而是被人收买之后做出指证。”秦风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啪——”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望着秦风脸上的微笑,主审官只觉得自己的威严被亵渎了,当下怒拍桌子,大声警告道:“秦风,我告诉你,即便你什么都不说,按照现有的证据,也

    可以给你定罪!”

    “那你还审什么?直接给我定罪吧!”

    秦风冷笑一声,同样做出了警告,“我也提醒你和某些人,玩枪会走火,而玩火会自~焚!”

    …………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俏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高手俏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