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秦风如同往常一样准时醒来,然后起床洗漱,换上一身运动服出门。

    “你真是天天都一个时间,一分钟不早,一分钟不晚啊。”

    院子里,张欣然已等了好几分钟,见秦风出来后,忍不住道。

    自从她开始改变后,首先改掉的是睡懒觉的毛病,每天早上与秦风、陈静跑步,后来陈静搬去与陈芳住了,只剩下了她与秦风两人进行晨练——苏妙依虽然不睡懒觉,但每天早上都会练习画画。

    “习惯了。”

    秦风笑了笑,然后与张欣然一同走出院门,快步走向操场,通过这种方式热身,等到操场后再开始慢跑,最后冲刺一圈。

    “对了,我想跟你学武功。”

    秦风带着张欣然来到操场开始慢跑之后,张欣然突然说道。

    “练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练武很枯燥,也很苦。”秦风开口说道,试图让张欣然知难而退。

    “很苦吗?我看你每天也没花多长时间在练武上面啊,而且看上去不怎么苦。”张欣然有些诧异。

    “那是因为我已经过了炼体的阶段,练武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秦风苦笑着解释,然后又道:“另外,你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时间,还是不要练的好,如果实在想学的话,回头我把小静练的军体拳交给你,练会它足以防身了。”

    “好吧。”

    张欣然稍作沉吟,还是接受了秦风的提议。

    四十分钟后,秦风与张欣然结束晨练,回到了院子之中,发现苏妙依并没有坐在石凳前画画。

    这个发现,让秦风感到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想,准备在院中练拳。

    “风……风哥!”

    旋即,不等秦风开始打拳,一向沉稳的苏妙依突然急匆匆地从屋里冲了出来,满脸的焦急与担忧。

    “妙依,怎么了?”

    苏妙依的反常表现让秦风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苏妙依遇到事情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大事。

    “我刚接到我爸电话,我爷爷今早晨练的时候,不慎摔倒,脑溢血,如今正在医院抢救。”

    面对秦风的询问,苏妙依连做两个深呼吸,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道:“我爸妈已经在去苏城的路上了,你能开车送我去苏城吗?”

    她虽然自己会开车,但怕担心之下会在路上出事。

    “好。”

    秦风点点头。

    “妙依,我也去!”

    张欣然连忙说道,她不但与苏妙依情同姐妹,而且苏文、李淑琴夫妇一直待她不错,尤其是当她父亲死后,夫妇二人几乎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儒林脑溢血在医院抢救,她于情于理都要去一趟。

    “小静应该到学校了,把她也带上。”

    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直接给陈静打电话。

    陈静是苏儒林的学生,而且是闭门弟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是必须要去的。

    “风哥……”

    电话很快接通,陈静的声音率先在听筒中响起。

    “小静,你到哪里了?”秦风打断陈静的话。

    “风哥,我刚到学校门口,怎么了?”陈静先是做出回应,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理智告诉她,秦风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明显不正常,肯定有什么事。

    “苏爷爷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抢救了,我开车带妙依去苏城,你也去一趟——你在学校门口等我们,我这会开车去接你。”秦风开门见山地说道。

    “好!”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陈静先是惊得愣在原地,然后连忙回道,脸上充斥着担忧。

    秦风没有再废话,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没有换衣服,直接开着张欣然那辆老款迈巴赫,带着苏妙依和张欣然直奔学校门口。

    几分钟后,秦风在学校门口接上了陈静,快速驶向高速口。

    “妙依,老师的情况怎么样?”汽车里,陈静忍不住开口问道。

    虽然苏儒林是看在秦风的面子上才收她为学生的,但对她尽到了老师的责任,甚至可以说不薄,让她心中十分感激。

    如今听到苏儒林出事的消息,她既着急又担忧。

    “我爸只是打电话跟我说了这件事,具体情况没告诉我,估计他也不知道,得等手术完之后才清楚。”苏妙依情绪有些低落,但头脑还比较冷静。

    “脑溢血只要送医院抢救及时,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们不要太担心。”秦风闻言,开口安抚苏妙依三人,但心中也是没底的。

    毕竟,苏儒林年事已高,而且因为当年在位期间在工作上太拼命,身体并不好,落下了一身病,全靠调养。

    ……

    就在秦风驾驶着汽车,载着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三人火速赶往苏城的同时,身在东海某富人区别墅的景仁,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电的主人是李珍,中医界泰山北斗景云林的学生,同样也是华夏知名的御医之一,主要为那些大佬们看病。

    “李……李叔,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景仁昨晚喝的有些多,此刻还未恢复清醒,意识有些模糊,接通电话后含糊不清地说道。

    “小仁,你还没起来吗?”李珍反问道。

    “昨晚喝多了,还在床上呢,李叔你找我有事吗?”景仁再次开口询问,整个人也清醒了一些。

    “苏老今早晨练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突发脑溢血,如今在苏城的医院进行手术抢救。”李珍开口回应,声音故意很大,试图让景仁清醒。

    唰!

    耳畔响起李珍的话,景仁脸色陡然一变,顿时睡意全无,甚至直接坐了起来,“李叔,消息准确么?”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没有准确消息,我会打电话告诉你吗?”李珍没好气道:“刚才电话打到了我这,上面让我立即赶往苏城,帮助救治苏老。你不是正在追求苏老的孙女吗?我寻思着,这是一个给你在苏家人心中加分的绝佳机会,你不能错过了,现在也往苏城赶吧

    。”

    “好的,李叔,谢谢了。”

    景仁闻言,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了李珍的弦外之音。

    即便苏儒林的手术成功,捡回一条命,也绝对会元气大伤,身子骨会非常虚弱。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调理和康复就很重要了。

    而调理最重要的是心态、饮食和药物治疗,其中中医调理又是药物治疗的关键——苏家必然有求于李珍,乃至会请景仁的爷爷景云林出手。

    在这个时候,如果由景仁主动提出让自己爷爷出手给苏儒林治病,那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何况,中医调理需要各种珍贵的药材,苏家虽然势大,但短时间内向找齐那些珍贵的药材,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完全可以给苏儒林免费提供所需的各种药材!

    “苏妙依啊苏妙依,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刻意吗?这次可是天赐良机,只要我赢得了你爷爷乃至你父母的心,不要说你是个文艺女,哪怕你是文青,也得乖乖跟我!”

    结束通话后,景仁心中闪过种种念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俏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高手俏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