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凯竟然拒绝了我们,而选择去岭南南海……”

    赵康明在新闻上知道了他之前一直苦苦追求的球员的最新动向之后,有些感慨。

    “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回家乡球队不好吗?”旁边的助理教练陈墨皱眉道。

    罗凯在赵康明的新赛季备战计划中很重要。

    经过上赛季,尤其是上赛季后半程球队的表现,无论是陈墨还是赵康明都知道了球队在进攻方面还有什么问题。

    秦林如果能够伤愈复出,他是一个合格的中场指挥官。张清欢浪子回头之后组织进攻也不用到操心了。

    锋线上有胡莱可以破门得分。

    但这套进攻战术在遇到对手严防死守时,就缺点变化了。

    简单来说,在张清欢失去了爆发力之后,他的突破自然也就不如之前那么犀利了。

    闪星的前场进攻缺乏这么一个能够突击的爆破手,在原有的进攻体系无法发挥作用的时候,出来改变局势。

    说白了,就是要让进攻多元化。

    赵康明是了解过罗凯的,甚至他最开始关注胡莱就是因为罗凯——当时东川中学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他注意到了罗凯这个个人能力超强的天才球员。

    只不过在看了几场东川中学的比赛之后,他发现胡莱才是一个宝藏男孩,遂把关注的目光都投到了胡莱身上。

    从他高一一直观察到了高二,最终在他成为了全国大赛的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之后,将他签至麾下。

    虽然更青睐胡莱,但赵康明也承认罗凯的厉害之处。

    在罗凯去了河东雷电却迟迟没打出来的时候,他心里那股培养年轻球员的想法又活跃起来,想要把罗凯租借过来,调教一番,免得他辜负了自己的天赋。

    况且,他看过罗凯在东川中学的最后几场全国大赛,知道其实罗凯和胡莱两个人是可以配合起来的,并不存在什么战术上的冲突。

    因为胡莱并不是那种需要球权的球员,他大可以把球权交给罗凯。

    从技战术角度来说,罗凯是一个适合加盟闪星的球员。

    当然结果是罗凯没有答应来闪星,而是选择去上赛季冲超大业功亏一篑的岭南南海。

    陈墨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赵康明心想或许我知道为什么……

    听说胡莱和罗凯两个人关系不是很融洽,罗凯不来闪星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罗凯对胡莱的的怨念这么深……赵康明最开始以为是两个人在学生时代有些意气之争,现在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大家也都摆脱了学生的身份,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一笑泯恩仇的呢?

    所以他才提议让俱乐部去租借罗凯。

    哪想到罗凯好像对胡莱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愣是不来闪星。

    “既然他不愿意来,那和我们也没关系了,不用管他是为什么不愿意来。但我们还是得找个类似的球员……”赵康明摆摆手,将罗凯的事情挥到一边。“你觉得陈星佚怎么样?”

    陈墨想了一下说道:“不是说金箭头要求租借陈星佚的球队都必须在租借合同里明确让他在新球队赛季出场不少于二十次吗?而且只有单场比赛出场时间超过十五分钟才能进入出场次数……这么苛刻的条件,谁愿意答应啊?这不明摆着是给他们金箭头培养球员吗?”

    赵康明笑道:“培养就培养呗,反正到最后都是给咱们国家培养人才。老陈你觉得陈星佚来咱们队的话,一个赛季能够有二十次出场机会吗?”

    “我不好说……”陈墨缓缓摇头,“要看他的表现。他在金箭头当了一个赛季的一线队边缘人,王献科把他放进比赛大名单却又不让他出场,还不如让他去青年队或者预备队打比赛呢。在金箭头这么浪费了一年之后,我不知道他当年在校园比赛中的灵气还剩下多少。”

    “其实我倒觉得还好,我认为陈星佚只要能发挥出正常水平,闪星应该就有他一席之地。”赵康明说道。

    陈墨看着自己的老搭档很奇怪地说:“你怎么对他这么有信心?”

    赵康明笑:“我不是对陈星佚有信心,我是对胡莱有信心。”

    “这和胡莱有什么关系?”

    “张清欢那么废的一个人,当初你觉得他能留在咱们球队吗?”

    听到赵康明这么说,陈墨沉默了。在张清欢这事儿上,胡莱的作用确实非常大,甚至可以说起到的都是关键作用。

    看到自己的老搭档不说话了,赵康明就继续说道:“我就想啊,既然张清欢这样一个几乎被宣判了死刑的人都能被胡莱捞回来,那当年和他一起在全国大赛中做对手的陈星佚来了咱们队,遇上胡莱,又能不能和他产生一些化学反应呢?”

    赵康明的这番说辞让陈墨无法反驳,毕竟有张清欢这个例子在前面,胡莱是真的改变了一个人的未来命运。

    张清欢都能改过来,更何况区区一个陈星佚?

    就在这时,赵康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他当着陈墨的面接起电话,没有自己走出去,也没有让陈墨回避。他和陈墨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做这些表面文章了。

    “是,我是赵康明,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陈墨看到老赵说完这话之后,表情就变了,先是瞪大了眼睛有些惊喜,随后又皱起眉头,做出苦恼的样子。

    “好好好,我会通知他们的。”

    说完赵康明放下了电话。

    “怎么了?谁打来的?”陈墨问道。

    “足协。”

    “足协?他们给你打电话啥事儿?”

    “嗯,通知我胡莱和王光伟被选入了这次U22的集训大名单,要被抽调去红枫岭集训半个月。”

    陈墨张大了嘴。

    “老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他们俩入选国奥队很意外吗?”

    “这倒是……”陈墨也回过神来了,“就凭借他们上赛季的表现,也有这个资格进国字号球队了,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不知道那两个小伙子知道了该有多高兴呢?”

    “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对我们就不是了。眼看着新赛季就要开始了……如果他们两个人在十五天的集训期里表现出色,就会随队去韩国参加东亚杯。最起码联赛前两轮就打不了啦……”赵康明皱眉道。

    陈墨这才知道他刚才的苦恼是为什么了。如果算上他们回来恢复休息的时间,搞不好缺席联赛前三轮都有可能……

    主力前锋和主力后卫,一前一后少了两人,无论是球队的防守还是进攻,都会有负面影响。

    “或许我们应该果断尝试租借陈星佚,这样可以弥补一下……”陈墨出主意。

    赵康明却想到了另外一点:“陈星佚有没有在这次U22的集训名单里?”

    随后他拿起手机:“我问问施无垠。”

    ※※※

    施无垠已经把自己和李志飞商量之后的集训名单上报足协,接下来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足协通知各家俱乐部,让入选集训名单的球员们在规定时间之前来红枫岭训练基地报到。

    届时,这座国家级训练基地将重新热闹起来。

    他和李志飞在训练场上漫步,检查着草皮状态,顺便也散散步。

    然后他接到了赵康明的电话。

    “老赵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旁边的李志飞听到施无垠这么说,本来抵着的头立刻抬起来,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靠了过去,想要听到手机那边的赵康明在说什么。

    施无垠注意到了自己搭档的这个举动,他嫌弃地向旁边转了转,不让八卦的李志飞听到赵康明的声音。

    “什么?他?没有,我觉得他不行,还需要锻炼锻炼,所以我和老李都没把他放到集训名单里……你来就为了问这事儿吗?”

    “那要不然呢?难道你还希望我打电话找你兴师问罪?”电话那头的赵康明沉声道。

    “哈!瞧你说的,我怎么会那么想?咱们俩的交情不至于……哈!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他们俩的,第一次没关系,这次集训名单里不是只有他们俩是第一次来。大家都是年轻人,和真正的国家队比起来反而好相处……没事儿我就挂了,我这儿还忙着呢……”

    见施无垠迅速挂掉了电话,李志飞凑上去问:“赵康明是不是来问你为啥一口气把他一前一后两个主力核心都选走了?”

    “怎么可能?”施无垠撇撇嘴,“就我和老赵的交情……他只是来问我陈星佚在不在集训名单的。”

    “他问这个干吗?他又不是陈星佚的教练?”

    “谁知道呢……”

    施无垠耸耸肩,继续和李志飞漫步于训练场上。

    ※※※

    “陈星佚没入选集训名单。”赵康明放下电话对陈墨说。

    陈墨一拍巴掌:“那我们赶紧向金箭头提出租借申请!”

    赵康明点头,再次拿起手机:“我给董文说一声。”

    陈墨很开心:“要是陈星佚能来的话……新赛季咱们闪星的攻击火力又能再上一档了。”

    ※※※

    “去闪星?”陈星佚在电话中听到爸爸这么说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对,闪星那边答应了金箭头的全部要求,最少二十场的出场次数,他们愿意写进合同,租借费也一分不少的给。儿子,这转会截止期要到了,你得赶紧做决定,是走还是留。”

    陈星佚想到了被自己拉黑的胡莱和王光伟,犹豫着。

    电话那头,爸爸还在劝儿子:“我觉得其实真可以去闪星,那个赵康明训练年轻球员真的有一手。你看那个王光伟,当初你们在全国大赛中相遇的对手,赵康明去之前他在闪星我也没觉得有多厉害,结果上赛季简直就是翻天覆地。还有胡莱……”

    “爸,你别说了,我想好了。”陈星佚打断了爸爸的话。“我去闪星。”

    电话那头的陈翰堂明显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笑起来:“行,那我这边就帮你给俱乐部回复了。”

    陈星佚挂了电话,看着自己的微信,想了想,还是不告诉那两个贱人了,等自己去了闪星,再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一想到自己将看到两个人惊讶的表情,他就笑了起来。

    那两个人肯定想不到我会直接杀到他们家门口去!

章节目录

禁区之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海听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海听涛并收藏禁区之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