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荣的眼泪落在了朱恒的衣摆上,也洇在他的心尖上,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因为刚沐浴换的衣裳,还没来得及带上丝帕,一着急,倒是想起一事,忙拉开案桌下的一个抽屉,抽出了一枚丝帕。

    正犹豫是直接把丝帕给曾荣还是自己亲自为她拭泪时,曾荣突然抬起了头,看着他手里的丝帕,可能是因着太过震惊,有片刻的呆愣,偏这会落到一半的眼泪挂在了脸上,滑向了她微微张开的嘴角,那股又咸又涩瞬间又让她意识回笼,忙呸了两口,嫌弃地把小脸扭了一团。

    “哈哈,你,你,你可真是个孩子。”朱恒成功地被愉悦了,难得的开怀大笑起来,并顺手把曾荣另半边脸上的那滴眼泪擦掉了。

    曾荣的脸瞬间红了,一把扯过对方的丝帕,“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这丝帕怎么到你手里?”

    这是她绣的第一条兰花丝帕,是她进锦绣坊第一天于韵青考核她时绣的那条丝帕,被刘公公当即取走了。

    “这是你绣的?”聪明的朱恒很快猜到了原委。

    曾荣点点头。

    “是从皇祖母那要来的,刘公公给皇祖母送来一堆丝帕和荷包,我一眼看到这丝帕上面的两句诗,特地要了来。”朱恒说完脸也微微红了,有点惊喜,有点甜蜜,也有点羞涩。

    他是想到了两人的谜之缘分。

    彼时,太后见他难得对一件东西有兴趣,又陆续从那家绣坊取了不少丝帕和荷包来,见朱恒果真有喜欢的,便和刘公公商定把这个小绣娘要到慈宁宫来。

    朱恒那会并不清楚这件事,直到于梅的出现,得知于梅就是那个蕙质兰心的小绣娘,他曾经对她是抱了一丝期待的,可惜,不到半日的相处他便失望了。

    好在于梅后来也向他坦承了,这些丝帕荷包有一部分是她绣的,只不过花样的设计者另有其人。

    彼时他尚未听闻过曾荣其名,加上他刚经历过除夕夜的那次伤痛,满心怀念的是那个给他送手炉和围脖又趁势开导他的精灵般的小女孩,因而,他把这些丝帕和荷包收起来,搁置在这个抽屉里。

    这会也是见曾荣落泪,一时心急,抽了一枚丝帕出来,才知道原来他们还有着这种剪不断的缘分。

    “那你看看这些,这些也是你绣的么?”朱恒把抽屉拉开了,露出里面的几个荷包。

    事实上,上次朱恒把墨汁碰洒那次曾荣就发现他这抽屉里藏了不少荷包,只不过彼时他们关系还不太熟惯,曾荣没好意思问,朱恒也没提。

    而曾荣此刻看到这些荷包,也想起一事,当初阿梅进慈宁宫就是因为这些丝帕和荷包,若她此刻揭穿了,阿梅又该如何自处?

    “阿恒,我今日来看你是有别的事情的,你还未和我说,那位欧阳先生你打算如何安置?他这次是否也跟着进京了?”曾荣替他把抽屉关上了,换了个话题。

    朱恒摇了摇头,“他让我再给他一年时间,明年秋天他会参加秋闱,不管中不中,他都会进京。”

    “也好,他应该会有出息的,青山庙的方丈大师和他是忘年之交,他时常会去找方丈大师谈经论道说古论今。据悉,三十多年的徐大人也曾是这位方丈大师的至交好友,只不过彼时这位方丈大师只是个法号明慧的小僧,这么多年过去了,徐家每次回老家均会去拜会这位明慧大师,我和阿华就是在那遇到徐家小公子的。”曾荣也是想为朱恒笼络一个人才,破例多说了几句。

    朱恒听到“徐家小公子”几个字,忽地想起江南说过一件事,原本徐家是打算给曾荣一些银两打发这对姐妹的,可曾荣不干,跪在徐老夫人面前哭成一个泪人,死活要跟着徐家一家进京,最后到底还是把老夫人说服了。

    这件事在当地造成的轰动不小,因为在这之前,曾荣是个连镇子都没出过的小村姑,如何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提出进京,她又是凭什么如此信任徐家?

    还有,曾荣在那家书院只住了两个月,而那位欧阳思在曾荣住进书院后,教会她辨识草药后便离开了书院,说是为了避嫌。

    几个月后,那位欧阳思考中了秀才再次回到书院,得知曾荣离开了,据闻很是怅然。

    为此,当地有人传言,说是曾荣嫌贫爱富,枉顾了这位欧阳先生的救命之恩攀上了徐家的高枝。

    朱恒自是不信这些,他对曾荣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只是联想到曾荣方才提到的桎梏,她说她也有桎梏,而且至今她尚未走出这桎梏,朱恒也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徐家。

    莫非这桎梏指的就是徐家。

    一开始他以为是欧阳思,毕竟欧阳思于她有着救命之恩和再造之恩,可方才曾荣断然否认她对欧阳思有着别样心思,且之前曾荣自己也提过,她欠欧阳思很大人情,既然是欠人情,要还,那么她应该是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

    排除了欧阳思,也就只剩下徐家了。

    朱恒清楚地记得,那日在宣昭台的城墙上,曾荣拒绝他进慈宁宫的理由是说她有自己想做且必须去做的事情。

    她想做且必须做的事情,进慈宁宫做不了,非得进内侍监,也就是说,曾荣必须做的事情非得仰仗父皇。

    扒拉了一遍曾荣的亲友圈,能上升到父皇这个层面的也就只有徐家了。

    联想到她进宫是为了躲王家也是为了不连累徐家,朱恒预感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曾荣和徐家究竟有什么渊源。

    一个从没有出过镇子的十二岁小姑娘,哭着喊着要进京,进京后又不肯留在徐家,非要出来自己养活自己,且去的还是能接触到京城世家大族女眷的皇家指定绣坊,半年时间就一跃成了尚工局的绣娘,四个月后成了内侍监的女官,又四个月不到成了内廷局的女史官。

    朱恒委实想不通,曾荣这一步步迈得如此飞快又如此精准,真是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农村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自己所为?

章节目录

庆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庆荣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