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霸道的后排空间挺大。

    但是再大,这也是个车子而已,金巧巧在给我包扎的时候,我们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贴在一起。尤其是包扎肚子上的伤,需要绕着我的整个后背缠好几圈,这过程中,金巧巧几乎是抱着我的,脸也贴着我的脖子,头发刺得我痒痒的,香味也直往我鼻子里窜。

    我很确定自己并不喜欢金巧巧,但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如果是在平时,我肯定把金巧巧推开了,但是现在一来我没什么力气,二来金巧巧确实在帮我啊。

    嗯,实在有些尴尬。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持续多久,金巧巧帮我包扎完后,就退开了。

    毕竟是个女孩,还是知道害羞。

    和古玲珑还不一样,要是换成古玲珑,估计趁这机会对我动手动脚了。

    但,还是稍稍有点暧昧的气氛在车子里流转。

    “你好点吗?”金巧巧轻轻问道。

    我点点头,说好点了,又说:“谢谢。”

    “不用谢……”金巧巧低着头,轻声说道:“上次我生病,也是你照顾我。”

    这倒是的,金巧巧之前发烧,我帮她盖被子,又帮她擦拭身体。我以为她不知道呢,原来什么都知道啊。也好,上次我照顾她,现在她照顾我,算是扯平了吧。

    不过我心里知道,这事扯不平了,金巧巧又救了我一次。

    之前在那栋未完工的楼里,金巧巧还说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见到我,就不会放过我了。结果转眼之间,又将我从生死边缘救了出来,所以说这女人的心,还真是海底针啊……

    “你是隐杀组的人?”金巧巧突然抬头问我。

    我的心里一个咯噔,明白金巧巧什么都知道了,之前VIP休息室里发生的事,金巧巧全看到了,也听到了。

    我也只能点了点头。

    “所以,这才是你来蓉城的真正目的。”金巧巧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代表隐杀组来和杀手门作对,想要拿下蓉城?”

    我再次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瞒的必要了。

    “所以,你想干掉我,干掉金玉满堂?”金巧巧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声音也充满了杀气。

    我怀疑,只要我回答的不对,金巧巧立刻就会掏出那把削铁如泥的刀,狠狠给我来上一下。嗯,现在的我毫无力气,她想杀我肯定易如反掌!

    别看她刚救了我,还温柔体贴地帮我包扎好,但是这和杀我并不矛盾。金巧巧一直都是这样,因私救我、因公杀我——呃,自从我来蓉城,她还没有对我动过杀机,而且屡次帮我、救我,但不代表这次就不会杀我了。

    我很认真地想了想,又很认真地说:“曾经是想干掉你的,但是现在又不想了。”

    “为什么?”

    “因为,我开始觉得你是个好人了。”

    “不是!”金巧巧突然握紧拳头,又咬牙切齿地说:“我是一个坏人!我是一个‘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坏人!”

    看到她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个坏人,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自己来,我也在很多个场合说自己是个坏人,一来给自己做的坏事找台阶下,我本来就是个坏人嘛,做坏事有什么不可以的?二来也是给自己套上一层保护色,不让别人觉得我好欺负。

    但实际上,有些人天生善良,再怎么自称坏人,也掩盖不住自己的本质。

    我猜,金巧巧也是一样的,或者说,慢慢变得不一样了。

    “你笑什么?”金巧巧疑惑地问。

    “没什么。”我很认真地说:“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这个朋友我都交定了。”

    “谁要跟你做朋友啦!”金巧巧涨红了脸:“你爸的手下杀了我爸,我恨不得宰了你呢,我一直把你当仇人!”

    “你现在宰了我也来得及啊!”

    “你以为我不敢?”

    果然,金巧巧又“唰”的一声,抽出了她那柄削铁如泥的刀。这种宝刀世所罕见,不过以金家的财力来说,搞到一柄也不算稀奇事。我则很配合地闭上眼睛,佯装等待金巧巧这一刀扎下来,其实我知道她不会的,她要真想,早动手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我把眼睛睁开,还想开她两句玩笑,说些“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之类的话,却意外地发现金巧巧的脸上又挂满了眼泪!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之前在那栋未完工的楼里,金巧巧也是这样,我一回头,看到她泪流满面。

    “你怎么了?”我吃惊地问。

    “你好讨厌!”金巧巧突然骂了一句,接着扑进我的怀里,靠着我的肩膀哭了起来。

    我的脑袋瞬间大了。

    女人,尤其是个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对于别的男人来说可能美滋滋了,但在我的字典里决不允许!无论我的心灵还是身体,都属于程依依一个人的,我对自己发过誓的,此生只爱程依依一个人,其他女人在我眼里犹如骷髅无异。

    可能有人就要问了,既然是骷髅,抱一下又怎么样?

    呃……因为人家不是真的骷髅啊……

    有血有肉有温度,你来试试?

    就算不会心猿意马,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也难免会,怎么说,你们懂。

    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一把就将金巧巧推开了,但我现在受着重伤,又流了不少的血,真心一点力气都没有,呼吸都费劲呢,别说推开一个大活人了。虽然金巧巧哭得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就生恻隐之心,而且她还救了我好几次,我欠她的人情越来越多,但我还是着急地说:“金姑娘,咱有话好好说,你起来说,别抱我啊……”

    “我不,我就要抱你!”金巧巧流着眼泪,反而把我抱得更紧,“我不光抱你,还要咬你!”

    金巧巧一边说,一边狠狠咬在我的肩膀上。

    “哎呦!”我忍不住叫了起来:“你属狗的吗,咬这么狠?”

    搁在平时,我真心早就把金巧巧推开了,可是现在就做不到,我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只能嘴巴上动一动了。

    “我就是要咬你!”金巧巧哭着、说着,又咬起来,狠狠咬了一大口,“等你女朋友和你见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我很认真地说:“你以为这样她就会生气的话,那你就太低估我们之间的感情了,我会对她实话实说,她也会相信我。”

    说完这番话后,金巧巧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咬我,重新趴在我的肩头,“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眼泪很快浸湿了我的肩膀。

    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叹气。

    “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讨厌……”金巧巧流着眼泪说道:“你既然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救我?”

    “我说过了,在那种情况下,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救你!是,当时看热闹的是多,可他们本来就都是坏人,不能指望他们做什么啊!换成我那些朋友,比如赵虎、锥子、大飞,都会去救你的!”

    “我不管……我不管……”金巧巧还是哭着:“从小到大,我爸就告诉我这世上没有一个好人,这个世界是黑暗的,我也从来是以恶毒面对这个世界。可你偏偏就出现了,告诉我说这个世界有光,还有希望,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让我见识到了光明的美,情不自禁就被吸引……你把我的世界搞得天翻地覆,还想和没事人一样离开,哪有那么容易,不行、不行!”

    金巧巧哭得更厉害了,仿佛要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完。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听着。

    过了许久许久,金巧巧才不说话了,像是发泄完了,靠在我的肩头,轻声地啜泣着。

    直到此时,我才缓缓说道:“选择光明还是黑暗,应该遵从你的本心,而不是靠某一个人!将自己的思想和世界观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很危险的,如果我做好人,你也做个好人,那我有朝一日想要毁灭世界,你也跟我一起去吗?”

    “是的。”金巧巧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跟你一起去的。”

    “……”我算是彻底无话可说了,这都什么人啊。

    “一点点可能都没有,是吗?”金巧巧趴在我的肩头,轻声问着。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所以很干脆地回答:“是的。”

    “她就那么值得你爱?”

    我又回答:“是的。”

    “付出一生也在所不惜?”

    “是的。”

    金巧巧彻底沉默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再次开口。她抱着我,靠着我的肩膀,喃喃地说:“张龙,我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你也知道我生长的环境,永远充满了肮脏和背叛,以及勾心斗角,我所见过的每一个男人,都是为了金钱和美女而活着的,我所见过的每一个女人,都挖空心思想从男人身上得到好处……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还有你的女朋友,我想知道你们这种人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金巧巧想知道这个并不奇怪,以前慕容青青和古玲珑都问过我相似的问题。

    她们都想知道,为什么我和程依依的感情能这么好,哪怕是死,也不放弃!

    我说:“可以是可以,但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你压着我伤口了,真的好疼!”

    添加"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