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钻心的疼!

    玉箫公子一脚就把大飞的胳膊踩断了,疼得大飞差点没哭出来,不过他在惨叫之余,仍在不断骂着:“我曹尼玛、我曹尼玛……”

    玉箫公子仍在冷笑:“快,把你龙爹给叫过来!”

    大飞是个性格极其复杂的人,有时候特别怂,有时候又特别硬。现在,就是他硬的时候,大飞一边骂一边说:“你做梦!你有什么资格见我龙爹?”大飞是真不敢叫我过来,一来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想要自己承担;二来他认为我不是玉箫公子的对手,不想让我死在玉箫公子手上。

    玉箫公子又抬起脚,狠狠跺下,将大飞另外一条胳膊也踩断了。

    “啊……”

    大飞的惨叫声再次响彻整个院子上空,这次他是真的哭出来了,眼泪淌满了整张脸。与此同时,他还滚来滚去,疼得几乎要昏过去了。玉箫公子用力踩着他的脊背,不让他再动弹,冷冷说道:“还不打电话吗?”

    “不打……”大飞咬牙切齿、歇斯底里。

    师爷等人躺在地上,无奈又心疼地看着大飞。

    玉箫公子轻轻叹了口气,亲自蹲下身来,从大飞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出刚才的通话记录,给我拨过去了电话。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院子里的情况,看到大飞的电话打来,立刻接了起来问道:“怎样,出来没有?”

    “没有。”电话对面阴沉沉道:“迟了一步呢。”

    我的心中当然无比震惊,因为我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玉箫公子!

    我不知道,玉箫公子怎么那么快赶过去的?

    “你想怎样?”我咬着牙问。

    “我在这里等你。”玉箫公子说道:“你最好能快一点,因为大飞的两条胳膊已经被我给弄断了,你再迟点的话,我担心他会死……”

    两条胳膊……断了?!

    听着这样的话,我的心中当然无比吃惊,因为我不知道玉箫公子说的“断”是哪种断。如果只是骨头断了,做个接骨手术就行,百八十天总是能好;如果是臂膀分离的那种断,去得迟了就接不上,事情就糟糕了,大飞是工艺师,是靠两双手吃饭的啊!

    “我立刻到!”我冲电话里面吼着,立刻飞奔出门。

    玉箫公子得意极了,将手机丢在大飞身上,又忍不住拿起玉箫吹了起来。这一次,他吹了一首欢快的曲子,表达自己愉悦的心情。他想起自己这大半年来所遭遇的冷落,想到自己即将回归金玉满堂的核心地位,颇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

    玉箫公子一点都不怕我,他可想不到我会在这大半年里突飞猛进,更想不到我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他,就打算一个人将我生擒活拿,去跟金巧巧邀功。

    等我赶到师爷的住宅时,一眼就看到大飞正在地上趴着,玉箫公子站在一边吹着玉箫,一脸得意。在他身后,师爷等人也都趴成一片,玉箫公子是这里唯一的制霸者。

    我第一时间看向大飞的胳膊,确实在地上耷拉着,但没和他的肩膀分离,看来只是骨头断了,能接回来。

    我在稍稍松了口气的同时,目光也愤怒地看向玉箫公子。

    他把大飞打成这样,事情不会那么轻易结束!

    我拔出饮血刀,一步步朝着玉箫公子走去。

    玉箫公子放下玉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张龙,好久不见啊!”

    我没理他,仍旧朝他走着。

    大飞艰难地抬起头,一脸的愧疚和自责:“龙爹,你怎么还是来了,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快走啊!”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问号,大飞为啥觉得我不是玉箫公子的对手?

    当然,我也没时间跟他解释这些,只是问他:“你怎么样?”

    大飞明明脸色惨白、面色痛苦,硬撑着说了句:“我很好!”

    我没有再说话,继续朝着玉箫公子走去。

    玉箫公子满脸无谓,以为我还像大半年前那么好对付呢,沉沉说道:“之前算你侥幸,竟然逃出了我的手掌心,今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让你后悔回到蓉城!”

    在他说话的同时,我就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同时提起饮血刀来就是一劈。

    玉箫公子仍旧无所畏惧,随便举起玉箫就是一挡。

    嗡!

    饮血刀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风声、凌厉的杀气。也就是这一瞬间,玉箫公子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挡不住这一刀,眼神之中起了一丝慌乱,还夹杂着一丝迷茫、疑惑、不知所以。

    但是已经迟了。

    我的饮血刀已经狠狠劈下,并和玉箫公子的玉箫撞在一起,先是发出“铛”的一声,接着又是“咔嚓”一声,玉箫应声而断!

    玉箫公子的眼神瞬时充满惊恐。

    我猜,他应该回忆起了被罗子殇支配的恐怖。大半年前,在金家的戮杰大会上,罗子殇就是这样手持双刀劈下,一刀劈断了玉箫公子手里的萧,一刀劈在他的胸口,将玉箫公子从高台上斩落下来。

    我不是双刀,单刀却也够了。

    玉箫折断以后,饮血刀继续往下劈落,斩在玉箫公子胸口,瞬间皮开肉绽、鲜血弥漫,整个人也朝后飞出。

    “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我不敢自比罗子殇,也没资格去比罗子殇,但这一刀给玉箫公子所造成的伤害,并不比当初的罗子殇差。玉箫公子倒在地上,面色十分痛苦,与此同时眼神充满疑惑、迷茫和惊恐,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当初那个在他手上都过不了几招的我,如今会一刀将他斩成这个样子!

    “卧槽,厉害啊!”大飞惊喜地叫了出来:“龙爹,原来你这么强,早知道就叫你来了,害我受了这么大罪!”

    师爷等人也是吃惊不已,没有谁比师爷更清楚玉箫公子的实力了,这位金玉满堂昔日的第一高手,虽然今时今日有些落魄,在金家有些边缘化了,但是威名犹在,蓉城中人听到他的名字,哪个不哆嗦的?

    但我确实已经不把玉箫公子放在眼里面了。

    我在国内算不上是顶尖高手,也能勉强跻身中流高手的行列了,玉箫公子这样子的给我提鞋都不配了。

    大飞还是异常兴奋:“龙爹,之前我就跟师爷吹牛,说是什么事都难不住你……”

    我低下头,随意翻了一下他的胳膊。

    “哎呦、疼!”大飞惨叫出来。

    “该!”我狠狠地骂了一句。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刚才提了一下大飞的胳膊,发现确实只是骨头断了,还是可以接上去的。当然一段时间以内,大飞这胳膊不能乱动了,还是把他送回金陵,让他养伤去吧。

    这么想着,我便把大飞扛了起来,同时对师爷等人说道:“你们怎么样了?”

    一圈人立刻站了起来。

    ……好嘛,真是一个比一个会装。

    “都找个地方躲躲吧。”我对他们说道。

    “躲?你躲得了吗?”趴在地上的玉箫公子冷笑:“张龙,我承认你的实力确实强了不少,但我要告诉你,金玉满堂也不是过去的那个金玉满堂了!只要你还在蓉城,就一定躲不过我们大当家的搜捕,她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的!”

    在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还好玉箫公子过于自信,一个人在这等我。如果真的布下天罗地网,怕是我和大飞都得栽在这了。因为大飞的一时冲动,我的计划又打乱了,本来想低调发展,再和金玉满堂抗衡的,现在是低调不起来了,只能先离开蓉城,再另作打算。

    所以我也没有搭理玉箫公子,而是扛着大飞往外走去,准备快速离开这里。

    师爷他们也都跟了出来。

    师爷他们也都得走,和我扯上关系,同样不安全了。当然,还有苗苗、武樱,恐怕也是一样,也会被金玉满堂给盯上的。我一般往外走,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在这时,又一大片脚步声传来,我的心中一片震惊,难道玉箫公子还有后手?

    抬起头来一看,一大片持枪的刑警围了上来,领头的人竟然是耿直!

    耿直的面色十分复杂。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马爱国同样跟在耿直身后。

    马爱国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大叫着:“耿局,大飞就在这里,这次可不能把他给放跑了……天啊,张龙竟然也在!哈哈,耿局,咱们这次运气不错,一箭双雕了啊!”

    我明白了。

    马爱国被大飞暴打一顿,出去以后肯定联系耿直,询问耿直怎么回事。耿直能怎么说,肯定说我和大飞跑掉了啊。马爱国又提供了大飞的位置,耿直身不由己没有办法,捅到金巧巧那里也不好看,只能率领一众手下包围上来。

    结果这里不仅有大飞,还有我。

    耿直再不愿意,也得公事公办。

    一瞬间里,我就被耿直的人给包围了,数十条枪齐刷刷对准了我。

    玉箫公子立刻放声大笑起来:“你跑啊,你再跑啊!也不想想蓉城是谁的天下!”

    好看小说"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