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爱国领着几个兄弟到师爷的家时,师爷正给几十个老鼠会的成员训话。

    因为这些小徒弟不太争气,已经连续被抓进去好几个了,师爷为了捞人也花了番力气。师爷对他们说:“以后行动都小心点,眼睛长着让干嘛的,不是让你们吸气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懂不懂?”

    就在这时,马爱国雄赳赳、气昂昂地进来了。

    “马爱国,你怎么来了?”师爷吃惊地瞪大眼。

    “我怎么来了,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马爱国走上前去,“啪”地甩了师爷一个耳光。

    师爷捂着自己的脸,怒道:“你干嘛要打我?”

    “我干嘛要打你,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马爱国又是狠狠一个巴掌甩过去,“蓉城的地下世界都归金玉满堂管,这事你不知道?你刚从号子里出来,就又重建老鼠会,怎么个意思,看不起我们大当家是不是?”

    “我没有!”师爷捂着脸说。

    “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马爱国又“啪啪啪”地狠狠甩了几个耳光。

    师爷不敢还手,他知道马爱国是金玉满堂的人,自己得罪不起,只能不断后退。其实马爱国也知道,金玉满堂根本看不上老鼠会这些小偷,自己也就揍师爷一顿撒撒气,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老鼠会的其他成员倒是义愤填膺、蠢蠢欲动,尤其是其中还混着几个隐杀组的成员,早就看马爱国不顺眼了,可惜没有师爷的命令,谁也不敢上前。

    就在马爱国殴打师爷的时候,一个又高又壮的汉子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这个汉子就是大飞。

    大飞正在屋子里喝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走出来一看,就看到了马爱国。就在前几天,因为马爱国的背叛,我和大飞还被耿直抓起来了。要不是耿直放了我俩,我们就算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可想而知,大飞这个脾气怎么可能放过马爱国呢?

    大飞什么脾气?

    欺软怕硬的脾气啊!

    在大飞看来,马爱国就软透了,收拾他跟收拾个猴没有区别,再加上本来就对马爱国充满怨恨,大飞的眼当时就红了。

    “我曹尼玛!”

    大飞狠狠骂了一声,冲上去就狠狠一拳砸在马爱国的脸上。

    大飞这个战斗力,比起我们肯定不行,但在普通流氓的角斗中,大飞从来没有输过。他高,且壮,跟人打仗从来就不吃亏,而且气势汹汹,一上来就打了马爱国一个出其不意,马爱国寻思这是谁呢,正准备还手,一抬头就懵了。

    这不是大飞吗!

    他不是被耿直抓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马爱国正发愣的过程中,大飞手脚并用,“咣咣咣”地干着马爱国。

    “记不记得老子了,啊,记不记得了!”大飞狠狠骂着:“你这个二五仔,一口一个大飞哥地叫着,回头就把我卖给耿直!我曹尼玛、曹尼玛,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就不姓大!”

    大飞本来就不姓大,当然,他也不敢真的弄死马爱国,他知道这里是蓉城,不是江省。

    跟随马爱国一起来的那几个人见此状况,立刻冲了上来要和大飞打架。

    大飞一摆手,命令老鼠会的众人:“都给我上!”

    众人早就憋了半天的气,立刻一哄而上。

    马爱国只带了五六个人,哪里是这几十人的对手,更何况里面还混着隐杀组的人。好一顿拳打脚踢,好一番鬼哭狼嚎,师爷都崩溃了,劝了半天,总算才把大家给劝住了。

    再看马爱国等人,一个个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奄奄一息。

    看着这幕,师爷脑子里嗡嗡直响,心说完了、完了!

    大飞倒是无所畏惧,叉着腰说:“都给我滚!”

    马爱国吃力地爬起来,和几个兄弟互相搀扶着走了。

    师爷立刻着急地说:“他是金玉满堂的人,咱们恐怕要倒霉了。”

    大飞还是嘻嘻地笑:“没事,金玉满堂又怎么样,这世上就没有我龙爹搞不定的事情!”

    大飞之所以有这个底气,一是他真的很相信我,二是自从我夜入金家,还平安出来以后,大飞就认定我和金巧巧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了,还怕一个小小的马爱国?

    事实证明,大飞真的是高估我了。

    当大飞给我打电话,汇报刚才发生的情况时,我在电话里面大发雷霆,指责他太冲动,有可能毁了我们整个计划。

    大飞还挺委屈:“龙爹,不至于吧,你和金巧巧不是有过一段露水情缘,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

    “我恩你妈!”我在电话里痛骂着他:“赶紧离开那里,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小心金玉满堂报复!”

    我和金巧巧肯定没那么好,那天晚上已经说清楚了,那是金巧巧最后一晚上做好人。从此以后,我们见面两不相欠,还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飞从我的语气中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挂了电话,冲师爷和一众老鼠会的人说:“走,换个地方!”

    众人立刻行动起来,准备换个地方,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萧声突然传来。

    大飞面露惊奇:“谁啊,还给咱们配背景音乐?”

    师爷一抬头,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玉箫公子!”

    大飞也抬起头,看到对面的院墙上,坐着一位长发披肩、唇红齿白的中年男人。看到这人,大飞头皮一阵发麻,因为大飞认识玉箫公子,知道这人是个很厉害的高手——他知道我的进步不小,但他对这玩意儿一窍不通,并不清楚我是不是玉箫公子的对手。

    毕竟当初我们离开蓉城时,多人围攻才把玉箫公子拿下来的!

    所以,大飞看着墙头上的玉箫公子,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玉箫公子则很优雅地坐在墙头,继续吹着玉箫,同时看着大飞,面露微笑。

    至于玉箫公子为什么会来,那就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自从金家发生过“黑影”事件之后,玉箫公子这几天也没闲着,不停揣摩到底怎么回事。明明知道那个黑影是从狗洞爬出来的,金巧巧为什么不肯填上狗洞?是要诱敌深入,等那黑影第二次来吗,可也没见金巧巧布置下什么天罗地网啊。

    再联想到师爷、苗苗、武樱等人就是当天晚上被释放的,玉箫公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感觉问题出在他们几个身上,所以今天就来看看师爷。

    说来就是这么的巧,刚到这里,就赶上马爱国来找师爷的茬。

    接着就看到了大飞暴打马爱国。

    大飞!

    玉箫公子当然也认识他,知道他是我的兄弟。接着,大飞给我打电话,更让玉箫公子确定,我确实在蓉城。这么一想,玉箫公子对上号了,那天看监控时,就觉得那黑影有点熟悉,始终想不起来,现在总算明白,那个黑影就是我啊!

    这可让玉箫公子兴奋极了,因为他知道金巧巧有多恨我,金巧巧的父亲金不换就是死在我的手上,这大半年来,金巧巧软禁师爷等人,不就是为了引我现身吗,不就是为了找我报仇吗?

    现在一切都想通了,那天晚上,就是我潜进了金家,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逼迫金巧巧放了师爷等人!

    金巧巧之所以没说这件事,肯定是觉得太丢人,不想让人知道,事后没有堵上狗洞,也是为了再次引我现身。玉箫公子心想,金巧巧虽然明面上没有布下天罗地网,但私底下肯定和小王爷等人串通好了,要一起捉拿我。

    一想到自从小王爷等人来了以后,自己的地位就一落千丈,金巧巧都不怎么重用自己了,玉箫公子的心里就一阵难受。

    不过,只要这次把我抓到,帮助金巧巧报了杀父之仇,还愁自己在金玉满堂的地位起不来吗?

    想到这里,玉箫公子开始兴奋起来。

    急于立功,是玉箫公子和马爱国的共同想法。

    玉箫公子吹完一首曲子,才从墙头一跃而下,冲着大飞说道:“这会儿想走,怕是来不及了吧?”

    大飞咬了咬牙,顿时恶从胆边生,立刻吼道:“大家一起上!”

    在大飞的呼唤下,众人顿时一哄而上,朝着玉箫公子扑了上去。师爷都不例外,提着一根棍子上了。大飞最怂,别看他打马爱国的时候那么猛,看到玉箫公子快吓死了,看到众人都上去后,立刻就朝门口跑去。

    对,大飞就是这样,只要自己能跑,从来不管别人死活。

    可惜的是,这个如意算盘他落空了,因为也就十几秒的功夫,玉箫公子就将老鼠会的这一干人全干掉了。玉箫公子手持玉箫,在众人之间穿梭,一支玉箫戳戳点点,一声声惨叫响起,一个个人影飞出,花落花飞花满天一般,全部跌倒在地。

    到这时候,大飞才刚跑到门口而已。

    玉箫公子脚步一点,轻轻松松来到大飞身后,玉箫往前一戳,大飞猛扑在地。

    玉箫公子用脚踩住大飞的背:“给你龙爹打个电话,叫他过来!”

    “我叫你妈……”

    大飞当然不叫,因为他不懂功夫,以为我不是玉箫公子的对手,来了肯定是死路一条。大飞跟别人可以不讲义气,对待我们几个却是忠心耿耿。大飞还没骂完,玉箫公子狠狠一脚踩在他的胳膊上,“咔嚓”一声,胳膊断了。

    “啊……”

    大飞的惨叫声回荡在院子上空。

    加我"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