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有人给皇甫江指了路!

    果然,皇甫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走到我们这个院子的门口,并且“咚咚咚”地敲起门来。

    “小雪、小雪!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啊!”

    我和大飞躲在屋子里并不说话。

    “小雪,回去吧,你都在这三天了!”

    “小雪,你要再不开门,我可要强闯进去了啊!”

    门上有门栓,但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不过是一脚的事。就听“咣”的一声,院门果然被踹开了,一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人出现在了门口,看样子有七十岁往上,显然就是穆小雪的师父皇甫江了。

    看到这个老人,大飞的眼睛瞬间红了,同时再次从怀里摸出了刀。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低声说道:“你干什么?”

    “杀他!”大飞咬牙切齿地说:“他杀了我师父,我要为我师父报仇!”

    皇甫江确实是许大师之死的幕后主使,大飞对他怀有恨意也是应该的。我回头看了一下穆小雪的尸体,低声说道:“大飞,你冷静点,这里可是天城,不是咱们那里,你已经杀了一个人,不能再杀人了!”

    与此同时,走进院中的皇甫江已经四处寻找起来。

    “小雪、小雪!”

    皇甫江挨个屋子搜着,眼看就要走到我们这边来了。

    我抓着大飞的手腕,再次低声说道:“大飞,你一定要冷静,咱们报仇一步步来,将来把皇甫江引到别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飞便打断我:“龙爹,仇人就在眼前,我实在没办法冷静啊!以皇甫江在杀手门的地位,我想不到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这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我坚信师父在天有灵,这是他老人家安排好的,如果我错过了,就对不起他!龙爹,让我杀了他吧,所有罪责我一个人承担。如果今天杀不了他,今后我会永远活在悔恨和懊恼中的,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龙爹,求求你,别阻拦我!”

    大飞很少这么认真,眼神之中也透露着哀求。

    我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想杀了皇甫江,哪怕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无所谓。

    这就是大飞毕生的愿望,如果阻止了他,他会活得生不如死。

    大飞难得想去做一件事,我也实在找不到理由阻止他。情不自禁的,我便放开了他的手。

    “龙爹,帮我照顾甜甜!”

    我点点头。

    “对了,还有我爹……”大飞低着头说:“我和我爹一辈子不对付,小时候他打我,长大了我打他,一天孝道也没尽过。现在快要死了,竟然想起他来,他被我打断了腿,生活恐怕都是问题,也不需要你照顾他,定期给他点钱就行……”

    我又点了点头。

    我不认识大飞的爹,但要打听应该不是问题。

    “就这样了!”大飞咬牙切齿,眼睛也喷着红光:“等我杀了皇甫江后,无论会有什么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大飞握紧了刀,看着皇甫江往我们这边一步步走来。

    先杀穆小雪,再杀皇甫江,我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只希望蓝凤凰早点把人叫来,最起码掩护我们出城啊……说话之间,皇甫江已经走到门前,透过门缝往里张望,他也不知道这里面有谁,所以要先看看。

    大飞二话不说,立刻把门拉开,狠狠一刀扎了过去!

    就像扎穆小雪似的,完全出其不意。

    我以为大飞能成功的,大飞虽然没有什么功夫,但他身强体壮、孔武有力,对付普通人不成问题。工艺师一般没有什么武力,大飞杀皇甫江简直易如反掌,但我显然是想错了,皇甫江竟然还挺厉害,也是身怀绝技,不等大飞的刀扎下,竟然一脚就踹出去。

    “砰”的一声,大飞朝后飞出,撞倒在了墙边,而且“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显然受伤不轻。

    普通人绝没有这样的脚力!

    “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皇甫江厉声说道。

    皇甫江和蓝凤凰一样,也是一位武功高手,即是工艺师,又有一身好武艺,简直是奇才了。

    皇甫江刚呵斥完大飞,眼睛往下一撇,就看到了地上的穆小雪。

    “小雪!”

    皇甫江吃惊地叫了一声,立刻扑了过去,但他很快发现,穆小雪已经死了,胸前鲜血弥漫,显然一刀致命。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杀我徒弟!”皇甫江的脸都狰狞了,怒火中烧地看着大飞。

    皇甫江虽然让穆小雪杀了许大师和大飞,但他并不认识大飞,也不知道大飞长什么样子。

    大飞躺在墙边,冷笑着说:“我是大飞!”

    皇甫江当然听过这个名字,穆小雪从杭州回来以后没少跟他念叨。

    “是你?!”皇甫江显然惊得不轻:“你没有死?”

    “对,我没有死!什么破逍遥散,不过如此嘛!我师父早就料到你这一手,提前就把解毒的药丸准备好了,穆小雪一走,我们就活过来了!”大飞当然是在瞎扯,就是为了气皇甫江。

    “不可能、不可能!世上无人可解逍遥散!”

    皇甫江未免太自信了,秦卫国要是在这,肯定往他脸上吐唾沫。

    “嘿嘿,大爷我还好端端的,难道你眼睛瞎了,看不到吗?”

    “一定是小雪被你迷惑了,所以放了你一马,结果你不识好歹,反而把她杀了!”皇甫江慢慢地站起来,浑身杀气腾腾,“你真不是东西,你知道小雪多喜欢你吗,你就下这样的毒手!”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和我师父都活得好好的!”大飞依旧冷笑:“穆小雪下毒在先,难道我还不能报仇了吗?她活该死,死有余辜、罪有应得!还有你这个老东西,也活该死,迟早会死!”

    “我只知道你要死了,你和你那个老不死的师父一起下黄泉吧!”

    皇甫江认定大飞是被穆小雪放过一马才活着的,也坚定地认为许大师已经死了,所以才这样说。

    皇甫江双手握爪,似乎练过鹰爪一类的功夫,朝着大飞一步步走了过去。

    我肯定不能再等下去。

    我一直躲在门边,皇甫江没看到我。他先把大飞踹飞,接着又扑到穆小雪的身前,之后的注意力都在大飞身上,完全不知道屋子里还有一个人。现在无疑是个偷袭他的好机会,我本来不想对他动手的,我还不敢在天城杀人,但他要杀大飞,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我看不出皇甫江功夫的深浅,就他刚才狠踹大飞的那一脚,实力绝对不弱,所以我也不敢怠慢,摸出饮血刀来全力砍了上去。

    呼呼的风声响起,凭我现在玄阶中品还多一点的实力,一般高手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还是偷袭。但,皇甫江的实力还是超出我的想象,他听到风声,猛地一回头,狠狠一脚朝我胸口踢来,我的身子像被一辆重型货车撞到,直接朝后倒飞出去,甚至飞出屋门,跌在了院子里。

    “哇”的一声,我也吐出一口血来。

    好强!

    我的心中吃惊,他的实力应该不低于老乞丐了,杀手门的根基果然雄厚,一位工艺师都有这么强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难怪隐杀组这么多年,还是没能彻底铲除杀手门。

    我不知道蓝凤凰去叫谁了,但她就算是把孟晚荣叫来,也未必阻拦得了皇甫江啊!

    “你又是谁?”

    皇甫江走了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叫张龙。”

    我捂着胸口,想站起来,却没力气,胸口疼的可以,只能坐在地上。

    “哦,原来是你……传说中隐杀组风头最劲的那个小南王!”皇甫江冷笑着:“小雪说你也死了,看来她是心太软了,不仅放了大飞,还放了你,才造就今日的大祸!”

    看来我是名气挺大,就连皇甫江都知道“小南王”了。

    “有意思吗?”我说:“你觉得可能吗,我和穆小雪非亲非故,她可能会放过我?别挣扎了皇甫江,你的逍遥散就是不行,不仅我和大飞活着,许大师也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的呢!”

    我发现皇甫江对自己的逍遥散特别在意,所以我也故意气他。

    “放屁,放屁!”皇甫江果然气得发抖:“逍遥散无药可解,一定是小雪放了你们,我那个倒霉师弟也已经毒发身亡了!”

    “是吗?许大师要是死了,你们那个圈子还不轰动?可你到现在有听到一点消息吗?还有,许大师在隐杀组的地位何其重啊,他要死了,隐杀组肯定彻底震动,可你有发现一丁点的动静吗?逍遥散不行就是不行,你又何必不承认呢?”

    “放屁、放屁!”皇甫江激动起来:“逍遥散是我发明的独门毒药,世上绝对无人可解!你再胡说,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皇甫江双手握爪,快步朝我走来。

    “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杀了穆小雪,你杀我就行了,不要杀我龙爹!”大飞急了,毕竟偷袭皇甫江的主意是他出的,他可不想我被牵连,所以匆匆忙忙爬了出来。

    但皇甫江根本不搭理他,仍旧快步朝我这里走着,很快走到我的身前,伸手就掐住了我的喉咙。

    “无人可解逍遥散!”皇甫江声嘶力竭,手上也加重了力气。

    我抓着皇甫江的手腕,想把他给推开,但别看他年纪大,力气却是不小,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的手指就像铁爪,我根本就掰不开,只能“呃呃呃”地叫着,眼前也慢慢有点发黑了。

    但是就在这时,一片红色的杜鹃花瓣,突然飘飘悠悠落了下来,划过皇甫江的鼻尖,正落在他的手上。

    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