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来,蓝凤凰在隐杀组中的地位确实很高,一向桀骜高冷的炎爷都拿她没辙,这就是工艺师的特殊待遇啊。以前蓝凤凰只是个中品,从今天起就是上品了,更加了不得了!

    还有大飞,一想到大飞从此以后和蓝凤凰一样,也能自由出入隐杀组的总部大楼,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的尊重,我就羡慕嫉妒恨啊,当然更多的是高兴。

    炎爷将我们领到一间单人的办公室前,门当然是关着的,炎爷正要举手敲门,蓝凤凰说了一声不用,摸出自己的小木牌来,在旁边的黑色仪器上一划,门就慢慢地开启了。

    炎爷笑道:“忘记你们工艺师有特权了,谁的办公室都能自由出入!”

    原来工艺师还有这种特权,直接去找南王是不是也行?

    大飞顿时冲我挤眉弄眼,显然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意思是等他拿到隐杀组的牌子,直接带我去找南王。想法是美好的,就是不知能否实现。鉴资部老大的办公室宽敞、亮堂,巨大的落地窗能看出去很远,我们刚跨进门,就有一道很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凤凰姑娘,虽然你有特权随时进来我这,但你没有要紧事的时候,能不能先敲敲门啊?”

    循着声音看去,一张宽大的红木桌子背后,一个满头白发、面色坚毅的男人站了起来,并且正往我们这边走来。

    这位,应该就是鉴资部的老大孟晚荣了,蓝凤凰刚给我介绍过,说他也是一位高手。肯定高啊,鉴资部的成天到处跑,给隐杀组的成员鉴定资质,炎爷都够深不可测的了,更何况孟晚荣呢?

    现在看到真人,我立即感到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至少不亚于老乞丐、酒中仙等人!

    隐杀组内,除了南王以外,还是有一些高手的啊。

    蓝凤凰笑着说道:“这是南王给我的特权,干嘛不用?”

    孟晚荣哼了一声:“南王的门你也可以随便进啊,怎么每次都乖乖地敲门呢?”

    蓝凤凰顿时沮丧地说:“我怕他打我屁股么。”

    “还是的嘛,你就会欺负我们这些老实人!”孟晚荣无奈地摇着头。

    听了这话,大飞立刻低声对我说道:“龙爹,我不怕打屁股,等我领了牌子,立刻带你去找南王!”

    南王打不打大飞的屁股我不知道,我是想踹他的屁股了。

    孟晚荣接着又笑着说:“一上午我就在等你了,是不是上品工艺师的考试过了?”

    蓝凤凰说:“对啊,要不我能这么急的来找你吗?”

    孟晚荣顿时笑得更开心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过,你可是天才少女啊,牌子都给你准备好了!”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块小木牌来,上面果然写着“上品工艺师”的字样。

    “嘻嘻,谢谢孟叔叔。”蓝凤凰接过牌子,视若珍宝地抚摸着。

    孟晚荣看着蓝凤凰,也是一脸宠溺。

    看得出来,蓝凤凰在隐杀组人缘好,不仅仅是因为她工艺师的身份,还因为她确实可爱,大家都宠着她。

    “对了,这两位是……”孟晚荣又看向我和大飞。

    “忘记说啦!”蓝凤凰赶紧将大飞拉过去,给孟晚荣介绍起来,说这是大飞,许大师的徒弟,和她一起过了上品工艺师的考试,现在自愿加入隐杀组,为隐杀组发光发热。

    大飞也拉开衣链,给孟晚荣看胸前的三颗星星。

    孟晚荣当然惊为天人,说是早就听说过大飞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升到上品工艺师,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接着还伸出手,欢迎大飞加入到隐杀组来,还说隐杀组有了大飞,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这真是相当高的评价和尊重了。

    最起码的,可从来没人对我说过这种话啊。

    大飞挺起胸膛,倒是一点都不谦虚:“那必须的!”

    孟晚荣又迅速返回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块“上品工艺师”的牌子,走过来交给大飞,略有些激动地说:“大飞兄弟,有了这块牌子,隐杀组的任何地盘,你都可以畅通无阻!”

    蓝凤凰又补充道:“包括南王的办公室,只要你有急事,随时可以过去找他!”

    大飞喜滋滋地说道:“是吗,我现在就想去找他了!”

    一边说,一边还冲我挤眼睛,显然是要带我去找南王。如果能够成行,我当然很开心了,抛开我对南王的思念不提,二叔的事也够急了,完全达到蓝凤凰的标准。

    蓝凤凰接着问道:“孟叔叔,南王在吗?”

    孟晚荣摇了摇头:“不在!他有事出去了,不过等他回来,我会马上告诉他这件事的。隐杀组一下多了两名上品工艺师,他一定会很开心的,也会亲自拜访大飞!”

    蓝凤凰也叹了口气,转头对大飞说:“大飞哥,如果你不着急,可以在天城多呆几天,等南王一回来就会接见你的。当然,你有急事要走也行,南王一定会去亲自找你。”

    果然不在。

    蓝凤凰之前就说了,南王事务繁忙,很少会在总部。想想也是,他管着这么大的一个组织,肯定不能每天窝在一个地方——哪个企业的老总,不是每天飞来飞去?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隐隐有些失望,想见南王一面可真难啊。

    大飞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自我一年半前从荣海出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寻找南王。好不容易来了总部,好不容易考过了上品工艺师,好不容易能得到所有人的尊重了,南王却还不在,这也太背了点。

    其实我没什么,这么久都等过来了,还差这几天吗?

    南王就是再忙,忙个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够可以了吧!

    大飞已经是上品工艺师了,南王迟早来见他的,到时候我就沾沾光,也见南王一面。

    但是大飞却过不去,他一向没轻没重的,除非对方当场把他打趴,否则他是不知道害怕的。他立刻不高兴地说道:“不是说做了上品工艺师后,所有人都要对我客客气气的吗,怎么见个南王都这么难?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见他,让人给他打电话吧!”

    这话可严重了,南王可以对你客气,但你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啊。

    作为隐杀组的老大,多少人将南王当做精神偶像,多少人提起他来战战兢兢,大飞竟然这么说话,孟晚荣、蓝凤凰,还有炎爷,当时就愣住了。我则使劲冲大飞眨眼,让他把刚才的话收回去,但他好像没听到似的,仍旧嚷嚷着说:“我要见南王,我一定要见他!”

    孟晚荣大概没见过这么愣的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蓝凤凰则低声劝着:“大飞哥,别这样,南王真的不在,孟叔叔不是说了吗,等南王回来了,一定会去拜访你的……”

    大飞还是不依不饶:“不行,我一定要见南王,不见到他我不走啦!”

    孟晚荣等人一时之间有些无语,彼此面面相觑,我赶紧用手肘杵着大飞,让他不要说了。大飞却还嚷嚷着说:“怎么了呀,我想见南王一面都不行啦,那我这上品工艺师考得还有什么意思?”

    我知道大飞是为我好,可他真的是太愣了,我正想低声劝他几句,就听孟晚荣突然说道:“大飞兄弟,南王确实不在,你看这样行吗,隐杀组的二号人物‘杀神’罗子殇恰好在办公室,要不我带你去见他?在隐杀组,他的地位可仅次于南王了,而且大部分时候都能代表南王!”

    罗子殇!

    我的心中顿时砰砰直跳,我对这个名字当然熟悉,知道这是最早跟随南王的人。罗子殇很早就跟着南王了,两人的第一站是蓉城,还在蓉城大闹一番,杀了不少豪绅贵族,至今还在蓉城警方的通缉榜上。

    我在蓉城时,和金家的最后一战,金不换弄了个假人装模作样,说要砍了张人杰的人头。那时候我不知道是假的,一心想救南王,结果陷入围攻,几乎命悬一线;好在关键时刻罗子殇赶到,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罗子殇单人、双刀,杀入超过千人的战场,一路挥舞双刀杀向刑台,一刀砍了那个假人的头,还把金不换也一并捅了……

    至今回想起来,仍旧让我热血沸腾,罗子殇确实是个帅到极点的人!

    毫无疑问,罗子殇和南王的关系极好,说是左膀右臂也不为过,难怪能够成为隐杀组的二号人物。在蓉城的时候,人人都知道罗子殇和南王是穿一条裤子的亲哥俩。

    所以我觉得吧,见到罗子殇,和见到南王是一样的,只要我把二叔的事和他一说,他保准会第一时间告诉南王的!

    “什么罗子殇……”大飞嘟囔着说:“我要见南王,不见罗子殇……”

    大飞也是见过罗子殇的,但他忘了。

    不等大飞说完,我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冲孟晚荣笑着说道:“我们仰慕‘杀神罗子殇’已经许久了,能够见他一面,不胜荣幸!”

    加我"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