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俩疯了吗,没听我爸刚才说,以后效忠我就可以了?

    听听这一句话有多搞笑,在项彪的世界里,他爸就是天上的神,说什么别人都要听吗?

    项长生是项彪的神,在我们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想杀二条,就是不行!

    赵虎大剌剌说:“<x>去你妈的</x>吧,老子今天就要跟你干到底了!”

    赵虎已经懒得跟项彪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觉得这一家子都是奇葩,从上到下都是,已经没必要和他们说什么了,当场就把骷髅斧举起来,显示自己决定抗争到底的决心。

    我也一样,握紧手中的饮血刀,并和二条紧紧靠在一起,我们三个无论是生是死,今天都要并肩对抗项彪和项长生了。

    项彪皱起眉头,回头看向项长生。

    “爸,他们……”

    “没有关系。”项长生冷笑道:“既然他们想死,那就满足他们的愿望吧。没事儿子,尽管上吧,我做你的后盾!”

    “好嘞!”有了项长生这一句话,项彪顿时底气十足,再度把长枪举了起来,指向我们三个,冷冷说道:“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很好,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

    面对项彪的威胁,我们三个其实并不害怕,我和赵虎都知道有二条在,我们仨对付他应该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项长生,项彪如果不是对手,项长生会上来的,到时候可怎么办?

    我和赵虎正忧心忡忡,就听二条低声说道:“没事,刚我出去的时候,和我师父联系上了,他就担心会有变故,所以跟我一起来项家了。尽管打吧,咱们收拾项彪就行,项长生如果上了,我师父会出来的。”

    卧槽!

    “人皮大师”南宫卓竟然也在!

    我对南宫卓当然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初就是他把二条拐走,还弄了两个假的红红迷惑二条。但也不得不承认,南宫卓是真的强啊,当初在金陵城外的坟圈子里,用一柄飞剑贯穿我们的面包车,吓得我们几个差点没尿裤子。

    妈的,二条的心智是有些不太健全,但是谁敢说他笨,我们就跟谁急!

    南宫卓既然也在现场,我们当然放下心来,冲项彪冷笑道:“今晚谁死还不一定呢!”

    项彪有他爸做后盾,当然没什么可怕的,冷冷丢下一句嘴硬,便持长枪朝着我们奔来。我们三个也有南宫卓做靠山,一样没什么好怕的,也是底气十足,各持家伙冲向项彪,“叮叮当当”和他斗在一处。

    我和赵虎联手战斗过很多次,但和二条还是第一次。

    一来我俩见面机会其实挺少,二来以前的我实在太弱,根本帮不上他的忙。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实力接近玄阶中品的我,距离赵虎只有一步之遥,跟二条也只差一个档次,能够光明正大地辅助他了。我和二条虽然很少在一起战斗,但是我们心意相通,是正儿八经的兄弟,所以默契还是有的,配合的也相当好,三人发挥出了大于三的效果!

    在这场战斗中,二条当然是主力了,由他正面去刚项彪,我和赵虎打着边鼓,辅助他干项彪。

    别看项彪能打,但我们三个也不是吃素的,联起手来更是威力无穷,二条的杀猪刀,赵虎的骷髅斧,再加上我的饮血刀,轮番上阵、见缝插针,逼得项彪简直没有还手的余力了。

    项彪一边退一边大叫:“爸、爸!”

    项彪求援了,项长生没有任何废话,立刻从地上捡起一支长枪——之前那些项家的人退去时,现场留下不少的枪——项长生随便捡起一支,飞速地朝我们这边袭来,虽然他没用自己的霸王枪,但他哪怕是空着手,收拾我们仨也绰绰有余!

    一阵风声袭来,项彪知道父亲已经来到自己身后,当即冷笑着说:“你们完了!”

    接着,他便一个闪身退到旁边,项长生则出现在我们身前,一支长枪划破空气,直冲我们而来!

    这支长枪,显然比项彪的枪更加霸道,这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无往不利!

    我们当然知道自己不是项长生的对手,立刻就往后退。

    但是项长生并不放过我们,仍旧飞一般刺过来,显然要将我们当场杀死。

    “师父!”

    在这关键时刻,二条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

    接着就听“飕”的一声,一支长剑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抵住项长生手里的枪。项长生的长枪通体坚硬,枪杆是硬的,枪头也是硬的;长剑虽然不是软的,相比长枪却要软得多了,可就是这样的剑,竟然硬生生抵住了项长生手里的枪。

    项长生无坚不摧的气势也终于被挡住了。

    我们三人逃过一劫,迅速往后退了好几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着站在我们身前的那个男人。我看不到他的脸,却认得他那身衣服,还是一身黑袍,以及一头白发,就是二条和红云的师父,“人皮大师”南宫卓。

    南宫卓果然现身了,二条没有吹牛。

    我们三个都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们都对南宫卓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只要他站在我们身前,就让我们挺踏实了。

    项长生当然也是认识南宫卓的。

    在这之前,项长生就和杀手门好几个天阶上品交过手了,南宫卓就是其中一个。

    “是你?!”项长生瞪大了眼。

    “是我。”南宫卓淡淡地说:“项长生,把上品原石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项长生当然不会鸟南宫卓,两人之前就交过手,基本不相上下。

    项长生阴沉沉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南宫卓老老实实回答:“是我徒弟把我带进来的。”

    项长生想起二条刚才是喊了一声师父,当即吃惊地看向二条:“你……你是他的徒弟?”

    “是的。”二条同样老老实实回答。

    二条是项彪的保镖,又在项家呆了这么长时间,地位当然是有的,带进一个人来简直易如反掌。

    “原来你是杀手门的!”项长生咬牙切齿。

    “是的。”二条再次老老实实回答。

    “来人、来人!”项长生立刻大叫。

    之前项长生遇袭,基本都是在外面,在自己家还从来没有过。无他,就因为项家的高手多,大家联起手来,足够对付杀手门的天阶上品。所以,自从被杀手门盯上后,项长生基本就在家里,谁也奈何不了他的。

    项长生看到南宫卓后,立刻大叫起来,喊人进来帮忙。

    不过奇怪的是,哪怕项长生喊破喉咙,也没见到有一个人进来。

    “别费力气了。”南宫卓冷冷说道:“之前你让他们全都滚了,而且是滚得远远的,现在他们都到外面去了,听不到你的声音。”

    看来项长生犯了和代正武一样的错误,当初代正武为了侵犯红云,特意把人都调走了,反而给个二条击杀他的机会。这次,项长生也是一样,为了鼓励自己儿子的行为,特地把自家的人都骂走了,反而方便了南宫卓。

    当然,最聪明的还是二条,得亏他出去以后联系了自己师父,否则真要错过这么完美的时机了。

    诸多巧合,才凑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项长生顿时有些发慌,立刻沉声对项彪说:“快,去外面喊人进来!”

    项彪也认识南宫卓,并且知道南宫卓的实力,还在瑟瑟发抖之时,听到父亲对自己的命令,立刻说了声是,转身就往外跑。

    但是可想而知,我和赵虎、二条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我们三个立刻冲上前去,纷纷亮出家伙,团团把他包围住了。

    “让开!”项彪手持长枪,咬牙切齿地冲我们说着。

    “你猜我们会不会让?”赵虎晃着手里的骷髅斧,嘴巴咧开,嘿嘿笑着。

    我和二条也露出阴险的笑。

    之前被这家伙压得够呛,现在终于翻身做主人了。

    “我和你们拼了!”项彪一声大喝,抄起长枪就朝我们冲来。

    我们三个也都各施手段,再次和项彪“叮叮当当”战在一起。项彪是真急了,一招一式都拼了命,不过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我们也想把他干掉,再把上品原石给抢过来,所以也是非常拼命,往死里打项彪。

    所以项彪很快就扛不住了,不断往后面退。

    “儿子,扛住!”项长生大叫一声:“等我干掉这个家伙,就去帮你!”

    项长生手持长枪,怒火中烧、杀气腾腾地朝着南宫卓冲了上去。

    “你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么?”南宫卓冷冷说道:“第一,你儿子凶多吉少,马上就要丧命,他是你钦定的项家继承人,你的心神已经稳不下来,像咱们这样的高手对战,心神从来都是排在第一位的;第二,你的霸王枪不在身边,想让人抬进来也迟了,没有了霸王枪,你的战力最少下降两成。你说,你到底拿什么和我打呢,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末日!”

    南宫卓手持长剑,同样朝着项长生迎了上去……

    FL"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