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服了赵虎。

    他和二条进入项家,明明就是为了上品原石,做得就是对不起人家的事,怎么最后还整得情深义重,为了项龙都和项彪干上了?

    值吗?

    值吗!

    赵虎这样的人,或许天生就不适合做卧底吧,这也太容易跟对方成为朋友了吧。

    平时也没感觉他和项龙有多好啊,怎么关键时刻就为项龙拼命了呢?

    不管怎样,赵虎确实是出手了,狠狠一斧劈向项彪。作为他的兄弟,我也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握紧饮血刀,同样一刀劈向项彪。我俩一前一后,同时默契地攻向项彪,我和赵虎虽然到不了“情意绵绵刀”的境界,但也相当有配合度了,一样能够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但是没什么用,即便我俩一加一大于二,也不是项彪的对手。

    偷袭也不行。

    赵虎亲自评估,项彪作为项家战斗力仅次于项长生的存在,实力至少有地阶下品,我俩一个玄阶中品,一个接近玄阶中品,怎么可能是人家的对手?真的,就算偷袭,也完全讨不到好,项彪的反应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他的长枪猛地往前一杵,枪头扎在赵虎肩头,使得赵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接着,项彪猛地一个后踢,正巧踢在我的胸口,我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火车撞了,整个人也往后倒飞出去,“咣”的重重落地,还吐出一大口鲜血。

    怎么讲,这个世界的强者实在太多。

    我和赵虎这种半路出家的,怎么是项彪这种从小就练功夫的人的对手?

    项彪这一手实在太漂亮了,一招之间就干掉了我和赵虎,引得四周顿时起了一片满堂彩,很多人都在大声叫好,也有人说项大少爷果然威风,这是得了项长生的真传啊,他不做家主谁做家主?

    “项大少爷,好一手霸王枪!”

    “老爷看到你这么能干,一定很欣慰啊!”

    “项家迟早是你的天下!”

    “什么迟早,项家已经是项大少爷的天下了!没看老爷最近都有退位的意思了,想把大位让给项大少爷?”

    在一片吹捧声中,项彪也是十分得意,一手攥着长枪,一边看向我和赵虎。

    我吃力地爬起来,看向距离我四五米远的赵虎。赵虎也爬起来了,不过他的肩头有个血洞,鲜血几乎蔓延了他整个肩膀。我当然看得心疼,立刻问他:“你有事没?”

    赵虎大大咧咧说道:“这有个屁事?一点皮外伤而已,跟挠痒痒似的——你呢?”

    我用力咽下第二口想要喷出来的鲜血,说道:“我也没事。”

    “马上就有事了。”项彪笑呵呵道:“你们俩可真够胆大的,竟然敢刺杀我,现在我就让你们知道后果。”

    项彪握紧长枪,朝着赵虎走了过去。

    赵虎咬着牙站起来,同样将手中的骷髅斧握紧了。我也一样站了起来,握紧手里的饮血刀,直勾勾盯着项彪。其实我不愿意和他斗的,明知道是个输,还和他打实在太蠢,我的本意是想方设法拖延时间,拖到二条和项长生来了就没事了,但是赵虎既然先动手了,我也只能配合着他。

    为了项海拼命肯定不值,但为了赵虎就值了。

    “哇,这是想干什么?”项彪看着一前一后的我和赵虎,脸上露出嘲讽的笑,“这是要和我拼命吗?”

    项彪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一点都没把我俩放在心上,继续笑呵呵地朝着赵虎走去,似乎已经把赵虎当成一个死人。四周再次响起一片起哄声,很多人齐声喊着:“杀、杀、杀!”

    项彪举起长枪,眼看着就要朝赵虎扎下去,我们两个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无论如何都要和项彪血拼到底。

    但是就在这时,项龙突然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骂道:“项彪,我操你妈,有能耐冲着我来!还有四周的这些王八蛋们,你们最好都给我安静点,等到我爸回来,头一个不放过你们!”

    这一番话果然有效,四周立刻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了。

    项彪也拐了方向,朝着项龙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有毛病?”项彪说道:“我妈难道不是你妈?”

    “项彪,别装模作样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妈,我和老三都是爸在外面的私生子,我是四五岁时才带回来的,老三那会儿还小,完全不记得了,但是我还记得!”项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项龙总算是清醒了点,能够站起来了。

    项海还在地上躺着,完全人事不省。

    项龙这么一说,四周仍旧一片沉寂,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项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沉沉地说:“好啊,既然你知道这件事,那我对你下手更没什么心理压力了。本来就是这样,老三一个庶出的孩子,凭什么跟我争家主的位子?老三心里没谱,难道你也没谱,看不出来老爸到底宠谁?你真的是太幼稚了,妄想通过这种手段来对抗我在这个家的权威,那么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

    说话之间,项彪已经走到项龙身前,狠狠一枪捅了过去!

    项龙想要还手,但他一来手上没有武器,二来不是项彪的对手,三来仍被酒精支配,完全不是对手。

    没有任何悬念,项彪这一枪准确无误地扎入项龙的心脏。

    扎进去了,但是还没拔出来,所以项龙还没有死。

    “大哥……”项龙喘着粗气说道:“我死就可以了,让这件事结束吧!老三不是你的对手,再怎么折腾也斗不过你,你在项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家主的位置肯定是你的,老三成不了你的威胁……你放过他,拜托!还有,他们俩没有错,只是服从我和老三的命令而已,你把他们赶出项家就算了,别为难他们了……”

    项龙口中的他们俩,当然就是我和赵虎。

    “我要怎么做事,不用你管。”

    项彪冷冷笑着,慢慢把长枪拔了出来。

    鲜血喷溅,项龙缓缓倒在地上,眼睛却没闭上,眼神之中充满哀求。

    “我好不容易将爸支开,煞费苦心地设了这个局,就是为了要把你们全部干掉,好推在杀手门的身上……现在你跟我说,让我放过他们?怎么可能!”项彪冷笑着,彻底收回了自己的长枪,枪头之上还滴着血。

    项龙倒在地上,眼睛仍大睁着,却一动不动了。

    “王八蛋!”

    赵虎大吼一声,突然朝着项彪飞奔过去,并且整个人都一跃而起,双手也握紧骷髅斧,狠狠劈下!

    项龙死了,我猜赵虎也没觉得有多心疼,但他就是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我也没有任何退缩,立刻朝着项彪飞奔上去,打算和赵虎一前一后地夹击他。我当然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但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知道二条和项长生到底什么时候来,只能用自己这条命去硬扛了。

    面对我们二人的夹击,项彪当然没有一点害怕,还是笑眯眯的,举起手里的长枪,准备应付一跃而下的赵虎。

    赵虎口中大喊:“海市蜃楼!”

    这一招又来了,赵虎给我说过,这是“神工鬼斧”里的一个大招,威力无穷,也最难练。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赵虎应该熟练多了,一上来就用了这样的大招,可见他对项彪的重视和愤怒。“海市蜃楼”一出,骷髅斧上的骷髅都动起来,并且一个个展露出了笑意,看着那些骷髅头我脑袋都有点晕,不过我也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赵虎身上,还是去砍项彪比较重要,所以仍朝项彪奔过去,一刀朝他脊背劈下。

    这一招刚才就试过了,不怎么管用,项彪一脚就将我踢飞了。

    但就是不管用,我也要试一试的。

    让我意外的是,项彪竟然一动不动,抬头看着从天而降的斧子,反而喃喃地说:“爸爸……”

    爸爸?

    我当然很吃惊,不晓得项彪好好叫爸爸干什么。但是与此同时,我的脑中电光火石,想起赵虎曾用这一招对付酒中仙,酒中仙也曾看着空中呆呆地叫爸爸,难道这就是“海市蜃楼”真正的威力,能使人产生幻觉,看到自己的爸爸么?

    我又抬头,看向赵虎的斧子,那些不断震荡的骷髅头,果然让我脑袋有些发晕……

    不过我来不及探究这其中的真相了,趁着项彪还在发呆的时候,将他伤了才是王道,不然就对不起赵虎的这一招了。我一咬牙,脚下加快速度,手上也加重了力量,狠狠朝着项彪劈了下去,项彪还是一动不动,眼看突袭就要成功。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哗啦啦”一阵风声,一位年纪颇大的老人手持长枪冲了出来,“铛”的一声便将我的饮血刀撞开了。

    紧接着,这位老人又喊:“项大少爷,你怎么回事?”

    这一声喊,终于让项彪回过神来,看到赵虎的斧子几乎已经到自己眼前了,猛地一个闪身避开这斧,接着又将长枪击出,扎在赵虎的肋骨上……

    美N小说"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