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古海峰不知不觉间拉拢了古家许多的人,但古玲珑仍是现任的古家家主,绝不应该毫无作为。

    在我的鼓动之下,古玲珑终于有点回过神来,立刻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说:“古家家主在此,我让你们立刻停手,听到没有?!”

    她一边说,一边朝我们这边走来,似乎还想加入战斗。

    但她手无缚鸡之力,过来也只有挨打的份,那些古家的人再次纷纷劝起她来:“玲珑,海峰是为了咱们家好,这个张龙确实太影响古家的团结了,就让海峰将他给杀了吧!”

    “是啊玲珑,你不能因为一个外人,和咱们所有古家的人过不去啊!”

    “少废话!”古玲珑大踏步地走来:“我是古家的家主,这是爷爷钦定了的,我就代表整个古家!谁和我过不去,才是和古家的人过不去!我今天就看一看,哪一个敢拦我,哪一个敢动我!有本事你们今天就杀了我,重新选一个家主出来!”

    “还认我这个家主的,就和我站到一起来,和我共度这个难关!”

    到了此时,古玲珑终于展现出一个家主应有的气势,昂首挺胸地走过来,一往直前、锐不可当。众人都被她的气势给镇住了,一时之间竟然没人敢说话了,甚至有小部分的人立刻走了出去,和古玲珑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共同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些都是古家的人,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武力,但毕竟是古家的人,在无锡城各行各业中也有不低的身份。他们闯进我和代正文等人的混战中后,代正文等人到底不敢对他们下手,一下就被他们冲散了阵型,而我抓住这个机会,立刻持刀朝着代正文劈了过去。

    就连古玲珑,也伸手去抓代正文,似乎要和代正文决一死战。

    代正文只要一根小拇指就能把古玲珑挑飞,但他并不敢这么做,因为古家还未彻底被古海峰所掌控,他也不知道最后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代正文只能朝古海峰看了过去,显然在求助古海峰。

    古海峰立刻冲了过来,伸手拉住了古玲珑,温声说道:“玲珑,这事你不要管,今天我就是要清君侧……”

    所谓清君侧,就是要清除君主身边的亲信、奸臣,古玲珑是“君”的话,那我就是被清的人。不过古玲珑根本没搭理古海峰,回过头来狠狠扇了古海峰一个巴掌,同时恶狠狠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清君侧?你在古家什么都不是,立刻给我滚到一边去!”

    这一巴掌把古海峰给打懵了,这也是古玲珑第一次打古海峰。

    古海峰呆呆地看着古玲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爱人会对自己下手。

    “你们谁要和他站在一起?”古玲珑指着古海峰说:“谁和他在一起的,立刻给我滚出古家!”

    古玲珑的气势太凌厉、太霸道了。

    这才是一个家主应有的风范!

    之前那些叨逼叨的古家人,此刻都被古玲珑给震住了,一个个都吓得说不出话来,又一个个看向古海峰,似乎在问怎么办。可古海峰也在发愣,也在呆呆地看着古玲珑,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而我抓住这个机会,狠狠一刀削向代正文的胸口。

    代正文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之前仗着人多还能压制住我,现在阵型被搞乱后,只能任我宰割。这一刀劈得很严重,直接把代正文整个人都劈飞出去,滚出四五米远才停下来,整个胸前已经一片血红,肉都翻了出来。

    代正文受了重伤,这一刀劈得他爬不起来。

    但这并未结束,我又冲了上去,“唰唰唰”狠劈了他几刀,尤其着重他的手脚,省得他又回光返照。

    隐杀组的其他几人,好不容易摆脱古家小部分人的纠缠,想再冲上来时,已经看到代正文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他们本来就不想和我打架,看到这幕以后全部停住脚步,又紧张又害怕地看着我,已经没一个人敢动手了。

    与此同时,古海峰也回过神来了,他一把揪住古玲珑的胳膊,咬牙切齿地说:“玲珑,我们相爱这么久了,你今天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你已经被张龙迷惑住了,你每天都想着他、念着他,自从你做了古家的家主,有管过家里的一件事吗,上上下下都是我在打理!既然这样,你也没资格继续做家主了,就由我来接替这个位子吧!”

    古海峰果然是在这段时间里拉拢了不少人心。

    古玲珑被古海峰抓得生疼,“啊啊”地叫了两声,听到古海峰这么说,又急又气地说:“你做梦!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做古家的家主?”

    古海峰仍旧抓着古玲珑的手腕,冲着四周说道:“古玲珑做家主的时候是什么样,大家也都看到了吧?这样的人,大家觉得她还能继续做家主吗?同意我做家主的就站出来……”

    那些一开始站在古海峰这边,后来被古玲珑镇住不敢说话的人,此刻又蠢蠢欲动起来,准备出声支持古海峰。

    但,古海峰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已经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

    全场一片安静。

    古玲珑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接着慢慢转过头来,看到了站在身边的我。

    我冷冷地看着古海峰,说道:“你不过是古家的远房亲戚,除了姓古以外还能攀上什么高枝儿,你有什么资格做家主?和玲珑谈了几天恋爱,就飘得找不着北了是吧?”

    古海峰坐起身来,面色震惊地看着我,接着又转头看向旁边。

    代正文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隐杀组的几人站在一边,哆嗦如鸡。

    “你们干什么,上啊!”古海峰恼火地说。

    “我……我们不敢……”隐杀组的几人哆哆嗦嗦地说:“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古海峰一时语塞,又急忙看向左右,似乎又要寻找援手。可惜今天是个小规模的婚礼,来得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拥有战斗力、能帮他的寥寥无几。就在这时,又一道声音响起来:“就是,你连古家的直系亲属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做古家的家主?古老爷子在世时钦定古玲珑做家主,这件事情别说无锡城了,就连姑苏城都知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篡古玲珑的位?我先表个态吧,作为慕容家的家主,我只认古玲珑一个人,因为她是古致远的亲孙女!古家那些被他蛊惑的笨蛋,你们现在回头是岸还来得及,玲珑平定这场叛乱以后,看看哪个好过得了!”

    是慕容云。

    慕容云没有战斗力,在无锡城也没有什么话语权,所以一直没帮上我忙,这会儿终于开口说话了。毕竟他身份在那放着,谁都知道他是姑苏城的大人物,古致远生前最好的朋友之一。

    他一说话,份量当然很足,而且这种家族纠纷,他也十分擅长解决,毕竟他也统治着一个大家族,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简直轻车熟路。

    这话一说,就说到众人的心坎儿里了,顿时一个个嘀咕起来,要论身份的话,古海峰确实没资格做家主,而且古玲珑翻身的话,倒霉的会是谁呢……

    慕容云算是神助攻了。

    有了慕容云的帮忙,我都不需要多废话了,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又朝古海峰走了过去,不等古海峰站起身来,我就狠狠一脚将他踩在地上。我踩着他的头,使劲在地上蹂躏,摩擦来摩擦去,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相当狼狈,我一边踩一边说:“就你,还当古家家主,你觉得你配吗?”

    无论是隐杀组的几个人,还是只听古海峰调遣的那几十个护院,此刻全都站在一边瑟瑟发抖,一个敢上来帮忙的都没有。

    实力有多重要?

    我想不出比实力更重要的东西了。

    当我能以一己之力镇住全场,帮助古玲珑平息这场叛乱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有了实力,才能保护家人、爱人、朋友,还有身边的人,追求强大永远都不是错误的事。

    古海峰被我踩在地上使劲摩擦,几乎连气都要喘不上来,努力想把我的脚给推开,但始终都做不到。

    古家的那一些人看到了古海峰的惨状,知道古海峰已经回天无力了,再想到慕容云刚才的话,立刻纷纷向古玲珑示起好来,一个个都说自己是一时糊涂,才会被古海峰给蛊惑了等等。

    “玲珑就是咱们的家主,这一点绝对毋庸置疑!”

    “除了玲珑,还有谁比玲珑更适合做咱们家主的吗?”

    “古海峰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玲珑,谁认识他啊……”

    慕容云跟着说道:“这就对了嘛,听人劝、吃饱饭,只有跟对了主子,才有光明的未来啊……”

    就在众人此起彼伏地表示忠心,被我踩在脚底的古海峰终于喘匀了一口气,用尽浑身的力气大声喊道:“田有为,快出来啊!”

    好看小说"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