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古致远给我下了药!

    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做的,加上我对他也没有防备,所以就这么中招了。我确实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手,看来之前吹得有点过了,让他不惜牺牲孙女,也要拿下我这个孙女婿!

    我很想告诉古玲珑我错了,之前都是我伪装出来的,其实我没你爷爷想得那么厉害,咱们赶紧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吧。

    一般男人碰到这种事情,可能半推半就也就从了,这简直是天上砸下来的艳福,谁不愿意跟这样的美女共赴巫山?但我不行,我有严重的心理洁癖,只认程依依一个人,其他异性碰碰手都觉得不舒服,更别提要做这种极其亲密的事了。

    更何况,我也不愿意做出一丁点对不起程依依的事啊!

    我很想大叫,很想下床走出去,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躺在床上像是挺尸一样,脑袋也越来越昏沉了。更可怕的,是我的小腹如同着火一般,简直要化身最疯狂的禽兽了,这种感觉我曾经是有过的,叶良曾把我和周晴关在一个房间,还让程依依坐在一边看着,当时我就是这样的,完全失去理智,疯了一样地往周晴身上扑……

    所以我敢断定,古致远不仅给我下了迷药,而且给我下了春药!

    先是让我失去意识,接着让我化身禽兽。

    充满少女芳香的闺房之中,我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虽然四肢依旧无力,可是呼吸却愈发浓重起来。古玲珑看到这个情况,可能是估摸着差不多了,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往我们两人身上盖着被子。

    柔软滑嫩的肌肤接触到了我的身体,本该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却让我心中觉得恶心极了,我想立刻逃走、马上逃走!

    “不……不……”用尽浑身的力气,我终于说出这几个字来,甚至勉强睁开了一点点眼。

    ——也可能是春药开始发挥作用,让我有一点点力气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

    古玲珑生气地一撩被子,有些埋怨地说:“爷爷看中你了我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我就很想和你在一起吗!”

    古玲珑坐在床上,看着我发了会儿呆,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走下床翻箱倒柜,不一会儿便拿过来一瓶红墨水,往我身下的床单上洒了一点,顿时一片殷红、梅花点点。

    “你可不要怪我,谁让你年纪轻轻就这么优秀,大家都把你当香饽饽一样抢呢,我又不想……只能这样子啦!”

    古玲珑以为我意识昏迷,根本就听不到,其实我不光听到了,还看到了。我的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小姑娘啊,既然你不愿意,去和你爷爷说啊,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古玲珑一边说,一边又来解我的衣服,显然想要制造“春宵”现场。

    我的四肢渐渐有了力气,意识却越来越禽兽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猛地一跃而起,将古玲珑按在了自己身下。古玲珑“啊”的一声大叫,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但又咬紧牙齿、闭上眼睛,做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显然,她不愿意,可又不得不从。

    其实,我比她还不想发生这段关系,可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我就像个禽兽一样拼命往她身上扑着。

    虽然我这行为完全是无意的,但我也不想做出一丁点对不起程依依的事啊。

    关键时刻,我还是拼着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满脑子都想着程依依、程依依,接着从古玲珑的身上滚了下来,“咣”的一声摔倒在地,又艰难地站起来,衣衫不整、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

    “你不能走!”古玲珑虽然不想和我发生什么,但也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立刻扑了过来,拉住我的胳膊,想把我往回领。

    现在的我,正处于迷药和春药的双重夹击之中,还带着一点点理性的意识,力气没有多少,满脑子都是禽兽的念头。我努力地往外走着,想要把古玲珑给甩开,再这么下去非得犯错不可,可我竟然挣脱不了古玲珑,硬是被她一点一点拉回床去。

    “不要、不要……”我拼命地叫着,就像遭到凌辱的少女,正在努力维护自己的贞洁。

    可我再怎么叫也没用,因为我知道古致远之前下过命令,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接近这里。但是就在这时,屋门突然猛地一声被人撞开,我顿时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到慕容青青竟然闯了进来。

    “你干什么?!”古玲珑叫了起来:“谁让你进来的?”

    慕容青青一看我和古玲珑衣衫不整地在屋里拉拉扯扯,顿时又羞又愤,先是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又咬牙切齿地说:“真不要脸!”接着又转身准备出去。

    慕容青青是我唯一的救星了,她要走了,我真就完蛋了。

    我立刻叫了起来:“青青,救我、救我!”

    慕容青青惊讶地回过头来,这才发现我确实是不对劲的,似乎想往外走,但又被古玲珑给拉住了。慕容青青也没时间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立刻上来一把推开古玲珑,说:“你干什么!”

    古玲珑叫着:“我和张龙哥哥郎情妾意,关你什么事情?”

    慕容青青“呸”了一声:“我和张龙认识多长时间了,他要能看上你这样的,我‘慕容’两个字倒过来写!”

    古玲珑也生气地说:“我这样的怎么了?张龙哥哥看不上我,难道看得上你这种老女人?”现在的小姑娘真敢说啊,刚过十八就说二十出头的是老女人了。

    慕容青青不搭理她,架着我的胳膊往外面走,我的意识越来越混乱了,再这样下去要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为了以防万一,我有气无力地对慕容青青说道:“我被他们给下药了,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带离这里,然后找间空屋子把我关着,拜托、拜托!”

    慕容青青也来不及细问这是怎么回事,只能紧张地说:“好的!”

    慕容青青架着我的胳膊往外走去,古玲珑本来想跟上来,但她衣衫不整,走到门口就停住了,我和慕容青青则走到了院子里面。

    古玲珑很着急,立刻大声叫了起来:“人呢,来人!”

    十多个下人立刻奔了过来,古玲珑又大叫着:“拦住他们!”

    下人们围了过来,慕容青青同样急得大叫:“来人啊、来人啊!爸,爸!”

    脚步声噔噔响起,来得却不是慕容云,而是古致远。古致远看到这个情景,也是惊讶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古玲珑立刻说:“爷爷,慕容青青突然闯进来,要把张龙带走!”

    古致远沉着声说:“慕容姑娘,张龙和我孙女两情相悦,你没有资格插手他俩的事吧?”

    慕容青青气呼呼说:“古老爷子,是不是两情相悦,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张龙刚才和我说了,他是被你们给下药的!古老爷子,张龙是很优秀,可你想用这种法子来得到他是不是太卑鄙了?张龙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慕容青青真是伶牙俐齿,我都忍不住想给她大声叫好,但我脑子越来越混乱了,再下去非出事不可。

    我对她说:“不要跟他们废话,赶紧带我走。”

    慕容青青“嗯”了一声,又要架着我往外走。

    但是古致远不会放过我们,沉着声道:“什么下药,慕容姑娘,没有证据可别乱说,我们古家怎么能是那种人呢?张龙刚才和我喝酒的时候,明确跟我说了看上我孙女了,我也问过玲珑的意见,知道她对张龙也有意思,便想私下撮合他们两个。正巧张龙喝多了点,我便让玲珑扶他回房休息,至于两人在房间里做了什么,我作为一个长辈也不好过问,但你作为第三者也不好血口喷人吧?”

    “张龙会对玲珑有意思?!”慕容青青气得几乎跳脚:“我认识张龙多长时间了,他喜欢谁我会不知道吗,他本身就有女朋友,此生只爱那个女孩,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就……早就……”

    慕容青青想说如果不是这样,早就和我在一起了,结果反倒被古致远抓到把柄,登时冷笑一声:“好啊,说到底还是争风吃醋。慕容姑娘,我知道你也看上这孩子了,但你不该搅和他和玲珑的事。好了,没什么事你先走吧,张龙现在醉得可以,应该让他回房休息。”

    古致远现在愈发断定,我是各大家族互相争抢的对象,慕容云也派了自己女儿加入到这场争夺战中。这是在他家里,又是他的主场,古致远肯定不可能将我拱手让人,立刻摆了摆手说道:“快扶张龙回房里去。”

    十几个下人立刻扑上来,七手八脚地将慕容青青推开,又拉扯着我往古玲珑的房里送去。如果放在平时,这些人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我随便动动手指头就搞定他们了;但是现在,我实在没有什么力气,处于迷药和春药的双重攻击,要变禽兽还没有变的状态。

    众人拉扯着我,眼看着就要把我送到房里去了,慕容青青再次着急地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爸,陈叔叔、李叔叔!”

    脚步声噔噔响起,一大群人自前院来了……

    添加"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