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依依一定会回来的,这是我心中最坚定的信念。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慕容青青一定没机会的。

    慕容青青没有说话,低头离开了。

    我知道伤了她的心,可如果连我都没信心,我和程依依怎么能够见面?

    慕容青青离开以后,我也回到床上休息,这一天一夜折腾下来实在太累,必须休养生息、养精蓄锐。我估摸着,我这一觉至少能睡二十个小时,只要没人吵我,就睡他个天荒地老!

    这趟扬州之行,虽然失去了赵虎和韩晓彤,但我知道他俩没事,所以心里还挺满足,再加上这被子确实挺香,慕容青青是下了功夫的,又在十分安全的姑苏城内、慕容家中——

    什么后顾之忧都没,烦恼忧愁也都暂时抛开。

    总之,这觉睡得十分踏实。

    甭管有什么事,等我睡醒这一觉再说吧!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屋子里有点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初我还以为是慕容青青,她常常会在我睡觉的时候进来,帮我盖下被子,或是帮我添水。我一开始都不想睁眼,后来觉得不对,这人好像在翻什么东西。

    我睁开眼,发现窗外天是黑的,而且院里寂静无声,显然正是半夜。

    我屋子里,真的有个黑影走来走去,甚至翻箱倒柜、找着什么。慕容青青不至于半夜进来我这,更不会随便乱翻我的东西,我一下就警觉起来,猛地从枕头地下摸出饮血刀来,冷声喝道:“谁?!”

    刀锋在黑暗中闪过一道寒光,那个黑影也终于不动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慢慢转过脸来,看向了我。

    “嘿嘿嘿嘿嘿……”他发出了渗人的笑。

    “你到底是谁?”我冲那个黑影叫着。

    灯的开关在我手边,但我不敢开灯,我的视线在黑暗中还能适应,一旦开灯估计我要瞎了,处境更加危险。我也不敢冲上去,因为我察觉到那人身上有股很强大的气息,似乎不是我能对付的。

    这肯定是个外人,不知怎么潜入到慕容家,又摸到我的房间里来了。

    黑暗中,这人终于开口:“你小子去了一趟李家,收成不错啊!一颗极品融气丸,一颗上品融气丸,还有一块中品原石,看来你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听到这个声音,我浑身的血都凉了,因为我听得清清楚楚,这人赫然就是黑狼!

    之前他匆匆忙忙逃走,我以为他至少要逃出南方,没想到还在这附近溜达,还跑到我房间里来,把我的战利品全摸出来了!

    虽然四周一片黑暗,可我还是能想象出黑狼的长相来,因为他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一只空洞洞的眼,满嘴往外翻的獠牙,还有漆黑如墨的皮肤,活脱脱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甚至,我胳膊又隐隐作痛起来,因为某一块曾经被黑狼咬过。

    真的,我一动都不敢动了,从上到下都在哆嗦,手中的刀仿佛有千斤重。

    黑暗之中,黑狼的声音再次森森响起:“你是不是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

    脚步声响起,黑狼朝我走了过来。

    “你把李家害成那样,以为往姑苏城一躲就没事了吗?做梦!”黑狼继续冷冷说着:“李家献了两个活人给我,说是无论如何也要取你的命。我倒是无所谓,你的肉这么好吃,实在让我魂牵梦绕,在我最想吃的人里能够排到前三,就算李家没有这个请求,我也一定会来找你!”

    黑狼一边说,一边吞了下口水:“你说,我是从胳膊开始吃,还是从脑袋开始吃?”

    之前黑狼啃过我一块肉,破天荒地没有吐掉,反而盛赞我的肉很好吃,绝对是某个大人物的血脉。黑狼这么想吃我,甚至专门从扬州跑到姑苏,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此时此刻的我,脑子也迅速从最开始的混沌变得清醒过来。

    慕容家的安保虽然挺强,但黑狼毕竟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还曾经是杀手门的天阶下品杀手,想潜进来简直易如反掌,再纠结这个也没意义,现在该想怎么自救!

    硬拼,我肯定不是黑狼的对手,那就只能智取了。

    不等黑狼走过来,我就讪笑着说:“黑狼大哥,原来是您啊,深夜到访也不提前说声,真是……有什么事咱慢慢说,不要太着急哈。”

    “没什么事,我就想要吃你。”

    “别啊,我这条贱命,哪够资格让您吃啊。黑狼大哥,既然你来这了,肯定知道这是谁家的府邸吧?这里是‘姑苏慕容’家啊!姑苏慕容您知道吧,金庸老爷子的小说里都写过呢,在姑苏城也存在了好几百年,绝对是最顶级的贵族,比扬州李家不知强到哪里去了!您等一会儿,我把慕容云给叫过来,您先把他吃了怎么样啊?”我说这番话时的无耻神韵,像极了黑狼刚见到酒中仙时的样子。

    欺软怕硬,几乎是每一个人的本性啊。

    当然,我还稍微善良一点,并不是真想让黑狼吃慕容云,而是有其他的主意。

    “嘿嘿嘿,那还用你说啊?”黑暗中,黑狼舔着嘴唇,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姑苏慕容,我早就想尝尝他们的肉啦!你放心吧,他们一个都跑不了的,等我把你吃了,再去挨个吃光他们,让你们在地府相会,分享被我吃的感受。”

    简直没的商量了,黑狼就这么想吃我啊?

    与此同时,黑狼已经“呼”的一声,朝我这边扑了过来,而我拔腿就往外跑,一瞬间就冲出屋门,到院子里就大喊:“来人啊,来人啊!”

    自从老乞丐带走程依依后,刘大海部署的警力已经都撤走了,但慕容家自己的护院、下人也有不少,也是二十四小时有值班的。在我的呼喊之下,四面八方立刻传来不少的脚步声,至少有几十个人正往这边噼里啪啦跑着。

    黑狼一点都不畏惧,甚至头都没抬,紧随在我身后,张口就咬了我的肩膀一下,一大块肉瞬间被他撕扯下来,疼得我眼泪都快挤出来了——不是我不坚强,实在是太他妈的疼了!

    “哈哈,好吃!”黑狼大口大口嚼着,满嘴都是肉沫、鲜血,虽然是我自己的肉,但是我也觉得恶心。

    我捂着肩膀,转过头来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真是齿颊留香啊,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肉了,我越来越好奇你爸到底是谁了呢……如果能把你爸吃了,我估计我的实力就能比肩那些老家伙了。”黑狼伸出舌头,细心地把嘴巴周围的血肉舔舐干净,眼睛又淡淡地看了看四周围上来的人群。

    差不多有四五十个,都是慕容家的护院,各个手持棍棒。

    “就这群垃圾,你以为能挡得住我么?”黑狼冷冷地说:“他们还不够我一分钟杀的。”

    黑狼没有吹牛,身为国家A级通缉犯的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这也是他肆无忌惮地闯进慕容家,即便是我大声求援,他也完全不屑一顾的原因。艺高人胆大啊,有实力自然能够藐视一切。就像老乞丐,当初那么多的刑警都没拦住他,还是让他把程依依给带走了!

    还好这样的人始终凤毛麟角,是极其稀有的存在,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黑狼盯着四周那些护院,就像看着一群死人。

    四周那些护院也都呆了,倒不是因为黑狼有多厉害,毕竟双方还没动手,他们也没领教过黑狼的厉害。他们之所以呆,是因为黑狼长得太恐怖了,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长了满嘴獠牙,像是一头刚从山里奔出来的野猪。

    黑狼慢慢抽出一柄剔骨刀来,准备大开杀戒。

    好在我们这边也不仅仅是有护院。

    又有脚步声响起,晨哥、周齐他们都出来了,他们都在睡觉,没有守夜的速度快,但还是在最短时间内,披了衣服出来。看到黑狼,众人都是一惊,谁都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但还是纷纷亮出武器,准备和他一战。

    这就是隐杀组,大家总是非常团结,面对强敌也会不屈不挠,是我喜欢这个组织的原因之一。

    “嘿嘿,昨晚没把你们杀了,今天正好补上。”黑狼看着四周,得意地说:“这次,酒中仙不会来救你们了吧?”

    确实,昨晚要不是酒中仙,黑狼绝对是能制霸全场的。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

    又有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是慕容家的人出来了,以慕容云为首,还有徐氏、慕容青青,一大家人穿着睡衣,匆匆忙忙奔了过来。显然也是听到呼喊,所以过来看看情况。

    “啊,这是什么东西?!”

    慕容云看到黑狼,顿时惊悚地叫了出来。

    这也不能怪慕容云口出不逊,实在是黑狼长得太“意外”了,很容易让人认成什么怪兽。

    不用问,黑狼也知道这位就是慕容家的家主了。

    黑狼龇着牙,恶狠狠说:“老东西,一会儿我第一个吃你!”

    一边说,一边咔嚓咔嚓嚼了两下,一些皮肉碎屑从他口中掉了出来。

    FL"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