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家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黑风说要我的手,就一定要我的手!

    看着黑风一步步走过来,我当然是心急如焚的,虽然我刚才发短信求过救了,可即便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来这么快。我立刻朝着风象看去,因为火象是他杀的,现在是我帮他顶罪,难道他就一点表示没有?

    风象还真就一点表示没有,抱着双臂冷眼旁观,好像这事和他无关。

    我被人按着四肢,完全动弹不了,只能冲着风象吼道:“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风象奇怪地说:“我有什么好说的?”

    与此同时,黑风已经来到我的身前,举刀准备剁我的手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火象不是我杀的!”

    黑风奇道:“不是你,能是谁?”

    我说:“是风象杀的!”

    众人都诧异地朝着风象看来,风象顿时怒火中烧,冲过来狠狠踢了我肚子一脚,骂道:“你他妈的还想栽赃老子?黑风大哥,不用理他,把他手给剁了!”

    黑风正要动手,闫玉川却说了声慢。

    虽然闫玉川和黑风都是黄阶上品,但是看得出来闫玉川比黑风的地位要高。闫玉川说慢,黑风立刻停下了手,闫玉川则来到我的身前,低头问道:“你说火象是风象杀的,什么意思?”

    “闫大哥,你别听他胡说……”

    “闭嘴!”闫玉川怒斥了风象一声,继续低头问我:“怎么回事?”

    闫玉川和闫玉山一样,都很遵守杀手门的规则,之前黄龙就是给我通风报信,才被闫玉山用“通敌”的罪名给杀掉的。此时此刻,闫玉川也是一样,不肯放过任何追寻真相的机会。

    风象似乎也了解闫玉川是个什么样的人,立刻紧张地直冒汗,同时冲我怒喝:“你敢乱说,我要你命!”

    呵,想要我命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风象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既然有了这个机会,我肯定一五一十地说了,将之前的经历统统讲了一遍。还是那句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将整个过程描绘的绘声绘色,各种细节清清楚楚,稍微有点脑子的,一听就知道是真的。

    电象和雷象都愤怒地看向风象。

    “老风,火象可是最崇拜你的,你就那样对他!”

    “老风,大家都是兄弟,风风雨雨多少年了,你就为了点钱将他杀掉?”

    风象冷汗涔涔,却还倔强地说:“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我怎么可能杀自己兄弟呢,一切都是他栽赃陷害!阿龙,你说我杀了火象,你有没有证据?没证据不能乱说!”

    闫玉川也说道:“对啊,这种事情要讲证据,不能凭你红口白牙地随便说吧?”

    我说:“我没有他直接杀人的证据,但我之前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应该还在他的身上,足以说明我俩做过交易!”

    闫玉川回头看向风象,风象额头上的冷汗更多:“就算这样,也不能说明我杀了火象……”

    但他话没说完,电象和雷象就一起扑了上去,死死将他按在地上以后,很快从他身上搜出一张银行卡来。风象还大叫着冤枉,说他有这张银行卡,依旧不能说明是他杀的火象。

    但是已经没人相信他了,所有人都冷眼看着他。

    那些目光,如同千万把刀子。

    风象浑身发起抖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他妈的自己兄弟也杀,怎么饶你!”

    黑风一声咆哮,尖刀狠狠捅穿他的心脏。

    稳、准、快、狠。

    风象连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四象,已经死了两个,只剩电象和雷象了。活着的两个此时也不好过,纷纷跪倒在风象的尸体前,痛哭流涕起来。

    我则冷眼看着,风象死了,那是活该。

    如果他刚才帮我说说情,我就把这事顶下来了,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但是风象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让我十分不爽。

    就算我死,也要拉这家伙当垫背的。

    现在算成功了。

    火象既然不是我杀死的,他们也没理由剁我手了,闫玉川说:“把他关起来吧,等周老前辈来了再处理他。”

    听这意思,老乞丐迟早会来的。

    行吧,能在临死之前见程依依一面,也算值了。

    也有人问:“这家伙知道咱们在哪里了,会不会已经告诉警方了啊,刘大海可是不会放过咱们的。”

    闫玉川说:“他是为了救他女友,理论上来说没有见到程依依前,不会轻易把咱们的位置泄露给警方的。”

    好嘛,闫玉川真是神机妙算,简直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他都知道!

    闫玉川接着又说:“而且,就算刘大海不找咱们,我也要找他呢!”

    众人纷纷问他什么意思,闫玉川得意地说:“这家伙现在备受徐前进和慕容云器重,而且慕容云还把他看作整个慕容家的大恩人,他的地位可不比徐子枫和慕容青青低啊!用他来换六牛,应该没有问题。”

    众人立刻点头称是,可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老乞丐要我的命呢,怎么拿我去换六牛?

    说到这里,闫玉川更加得意:“用他去换六牛,不代表要把他交出去啊,我有一百种法子戏耍警方,让他们乖乖交出六牛,最终却无功而返!”

    闫玉川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给我录像,还对我说:“阿龙,抬起头来,最好再笑一个!”

    我满脸都是血,咬牙切齿地怒吼:“不要把六牛放出去,他们不会交出我的……”

    “你说得太多啦,我还得剪……”闫玉川摇着头,又摆摆手,让人把我带下去了。

    七八个汉子把我捆得结结实实,接着便把我拖到中院的一个屋子门口,那屋子从外面看黑漆漆的,估计就是个杂物间啥的。他们不由分说,便把门打开,将我扔了进去,接着把门关上,牢牢守在门口。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屋子里就我一个人,结果身子滚进去后,碰到不少人的手脚,当时就给我吓了一跳,仓惶地说:“谁?!”

    那些手脚也纷纷往后缩,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又是谁?”

    还能说话,最起码还是个人。

    应该也是被杀手门囚禁起来的吧?

    我说:“我叫阿龙。”

    对方又问:“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

    我说:“你是谁啊,凭什么一直是你问我?”

    我这话音落下,四周竟然又响起了很多声音。

    “这是我们大哥,你说话客气一点!”

    “你是从哪来的毛头小子,敢和我们大哥这么说话?”

    从声音听,至少有十多个人,但都行动不太方便,不然以他们的脾气,估计早上来揍我了。就在这时,我的视线也慢慢适应这间屋子了,虽然没有灯光,但也朦朦胧胧能够看到一点,果然是有十多个人,都靠各个墙角坐着,和我一样手脚被绑。

    四周的骂声仍旧络绎不绝,我冷笑着:“什么大哥,都被捆起来了,还在这装范儿呢?”

    我这句话像是捅了马蜂窝,四周骂我的人更加多了,我一张嘴虽然骂不过他们这么多人,但也没有客气,努力和他们对骂着。就在这时,最开始那个苍老的声音轻轻咳了一下,四周的人像是听到虎啸龙吟,立刻安静下来。

    我也不骂人了。

    接着,这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在道上有个诨号,人都称我颠爷,这栋园林就是我的,但被杀手门鸠占鹊巢,还把我给捆起来了……好了,我介绍完了,现在能说说你了吧。能被关到这间屋子里来,说明你也不是个普通人啊!”

    颠爷?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仔细一想,想起来了,我刚到姑苏城时,和那个出租车司机攀谈,向他打听姑苏城如今的情况。从他嘴里得知,姑苏城曾经有个大哥叫做颠爷,但是后来在争斗中落败了,地下势力被闫玉川和黑风掌控……

    原来这就是颠爷啊!

    还有,原来这栋园林是他的啊,只是被杀手门强占了而已,我还真以为有上流人士包庇杀手门呢。

    这是姑苏城曾经的地下皇帝啊。

    虽然他落魄了,而且现状凄惨,但我还是对他保持了应有的尊敬,立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颠爷!”

    黑暗之中,这位老人点了点头,冲我说道:“你是谁呢,怎么也被杀手门绑到这了?”

    颠爷对我真诚,我也对他没有隐瞒,便讲起了我的经历,说我女朋友在杀手门手里,来姑苏城就是为了救我女友。接着救徐氏、斗六牛、杀二象,轮着讲了一遍,一直讲到今天晚上。

    颠爷等人听完以后很是吃惊,纷纷夸我实在太能干了,竟凭一己之力干掉杀手门这么多人。

    颠爷叹着气说:“可惜啊,功亏一篑……趁着杀手门现在虚弱,要是老夫还能出去,重新召集我的旧部,一定能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我疑惑地问:“你还有旧部啊?”

    颠爷说道:“那当然了,我只是被打垮了,兄弟又没死绝,只要我登高一呼,他们肯定都会来的。”

    说着说着,又开始叹气了,因为他知道这不可能,他连这间屋子都走不出,去哪里重召他的旧部呢?

    加我"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