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文斌,高淳区的一位大少?

    还有白道关系、黑色背景,人也很能干?

    能得到程依依这样的评价,看来这个米文斌确实有两把刷子啊。

    当时我就有点懵了,我们都是第一次来金陵,满共不过呆了两天而已,我连东南西北都摸不清,怎么程依依就这么优秀,都认识什么高淳区的大少了?

    我狐疑地看着程依依。

    程依依“噗嗤”一笑,说道:“就知道你会起疑心,你放心吧,我和米文斌什么关系都没有,能认识也完全是个巧合而已。”

    接着,程依依便给我讲了一下她和米文斌相识的过程。

    这两天我不是不在吗,程依依打我电话也打不通,百无聊赖之下就开始研究金陵城,还到外面到处打听我爸的消息。但是我们刚到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只能从基层的百姓下手,就像程依依刚才讲的,问了好多贩夫走卒,什么卖包子的卖玉器的,偷东西的捡破烂的,但凡她能碰到的人都问了个遍。

    问题就出在偷东西的人身上。

    昨天程依依上街,走到余淮路附近的时候,看到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姑娘在街上哭,原来是她刚花三千多块钱买了一个新手机,转眼间就丢了。这小姑娘家里条件不太好,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买手机完全是为了方便和父母联系,自己攒了好久的钱,还做兼职、做家教,辛苦了好几个月才换来的。

    一想到几个月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而且还失去了和爸妈联系的工具,小姑娘真是伤心欲绝,当街就嚎啕大哭,四周围了好多大爷大妈安慰,但是谁也无可奈何,捐钱吧舍不得,抓小偷吧又抓不到。

    这就是我在蓉城努力想改造老鼠会的原因,小偷这个行业真是太糟心了,真和过街老鼠似的让人厌烦。

    但是别人抓不到小偷,程依依却可以。

    程依依和我在蓉城待过嘛,有段时间天天和老鼠会的人来往,所以小偷一般长什么样,有什么表情和动作,程依依都清清楚楚。首先是猥琐,然后是鬼祟,还有贼眉鼠眼,常偷东西的人一定都是这样,无论如何都整不出一身正气来的,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龌龊腌臜的劲儿。

    程依依一眼就在人群里看到那小偷了。

    那小偷偷了手机还没走,竟然还夹在人群中间和那些大爷大妈一起安慰小姑娘。

    “哎,丢了个手机多大点事嘛。”

    “再花钱买一个不就行了。”

    “你再哭,手机也不会回来的啊!”

    程依依横跨大江南北都没见过这么无耻和不要脸的人。

    她走过去,拍拍这小偷的肩,说道:“哥们,和你打听个人。”

    小偷一回头,看到是个美女,立刻腆着脸说:“你说,但凡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些小偷成天在地面上混,或许真能知道。

    “南王,知道么?”

    “啥王?”

    “南王。”

    “没听说过。”小偷一脸迷茫。

    “南王都没听说过,还有脸偷手机?!”程依依“啪”的一巴掌打在小偷脸上。

    众人全部回过头来。

    “你……你凭什么说我偷手机?!”小偷涨红了脸,满脸愤怒。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程依依一伸手,就从小偷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了。

    “是我的手机!”正在哭泣的女孩惊喜地奔了过来,上面还贴着她最喜欢的唐老鸭和米老鼠。

    一群大爷大妈纷纷指责起小偷来。

    被人当面揭穿,小偷当然怒不可遏,猛地从怀里摸出一柄刀来,“噌噌噌”奔向程依依。

    “我让你多管闲事!”小偷一声怒喝,把刀扎向程依依。

    一看到刀,其他大爷大妈全都跑了,周围也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帮忙的。

    但是程依依根本没放在眼里。

    她的脚往上一挑,使了一招金猴拜佛,轻轻松松就踢中了小偷的手腕,接着刀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了。程依依又飞起一脚,将小偷踹了个四仰八叉,四周的人顿时大声叫好,夸赞程依依真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但是人群中又冲出四五个人来,全部都拿着刀,显然是那小偷的同伙。

    小偷分两种,一种是单人作案的,一种是团伙作案的,后面一种向来比较嚣张,而且在地面上一般都有势力撑腰。

    这些人显然就是第二种了。

    这回,那些加油叫好的人也全都跑了。

    程依依仍旧没有放在眼里,三拳两脚就把这些小偷全部干翻在地。不过程依依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再待下去恐怕要引来更多的人,所以当时就准备跑。不过还没来得及走,就有一辆警车“呜哇呜哇”地过来了,接着又走下来几个警察,要把程依依给带走,原因是打架斗殴。

    程依依顿时急了:“我打得是小偷,不抓他们,抓我干嘛?”

    警察说道:“全部带回去,调查清楚再说!”

    警察当然没错,他也不知道偷没偷东西,看到这边有人打架就过来了,要把人带回去调查清楚也很正常。但是程依依不肯上车,因为她不清楚那些小偷到底什么来历,如果真的背景很硬,她这一去就出不来了。

    想找几个证人,人也早跑光了,丢手机的小姑娘也不见踪影了。

    双方正拉扯间,一辆宝马双开门的轿跑突然开了过来。

    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优雅帅气、戴着墨镜的青年。

    “米少!”

    “米少……”

    众人立刻跟他打着招呼,不管是那些小偷,还是那些警察,仿佛全认识他。

    就连四周那些看热闹的都在小声议论,说是米文斌啊,高淳区第一大少,人家老爹可是区委书记,在咱们这地面上绝对横着走……

    “好了,没什么大事,都散了吧。”这位米少优雅地笑着。

    这些小偷和警察还真挺给面子,纷纷散了。

    “姑娘,你没事吧?”米少摘下墨镜,笑着看向程依依。

    米少戴墨镜的时候帅,不戴墨镜的时候也很帅。

    “没事,谢谢。”从刚才那些小偷和警察对他的态度,程依依知道面前这个青年身份不凡,所以也不敢怠慢,很恭敬地道谢。

    米少又笑起来:“我叫米文斌,交个朋友吧。”

    米文斌伸出手来。

    程依依看了米文斌的手一眼,却没有握,而是说道:“我叫程依依。”

    米文斌也不尴尬,把手收了回来,说道:“不知道能否有这个荣幸,请姑娘喝一杯咖啡?”

    米文斌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咖啡馆,意思是很近。

    程依依说:“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

    类似的搭讪,程依依已经见多了,所以知道怎么应对,很干脆地就拒绝了。

    米文斌刚才为她解围,程依依当然会感恩,但不代表就要搭上自己。

    没想到米文斌不仅不恼,反而很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也有女朋友了。”

    米文斌打开车门,副驾驶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姑娘冲程依依摆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

    这玩得是哪一出?

    程依依有点懵了。

    “我有女朋友了。”米文斌说:“所以我不是要追求你。”

    程依依疑惑地看着米文斌。

    米文斌继续说道:“刚才我看你身手挺不错的,所以想要和你谈谈,认识一下。是这样的,我最近开了个娱乐城,招了一批保安,专门对付那些不开眼想闹事的家伙们,但总觉得他们的战斗力有些欠缺,经常不够威风,甚至缺乏气势。我找过几个退伍兵帮忙训练,但好像也没什么效果,如果姑娘愿意的话,我想聘请你做他们的教官,或者干脆就做他们的领班,工资肯定不会低的,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

    程依依迅速在脑袋里盘算着,钱她肯定是不缺的,但缺的就是靠山和人。我们刚到金陵,人生地不熟的,要想找到南王,少不了让人帮忙。眼前这个米文斌似乎可以,愿意礼贤下士,身份背景又强,看上去是个靠谱的老板。

    程依依立刻说道:“我男朋友比我还厉害!”

    我当然没有比程依依厉害到哪去,但程依依就是喜欢在外面捧我、抬我。

    米文斌愣了一下。

    随即惊喜地说:“那太好了,你和你男朋友可以一起过来,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才!”

    程依依说:“我男朋友暂时不在。”

    “那没关系,等你男朋友回来,请务必一起过来找我。”

    米文斌一边说,一边递给程依依一张名片。

    此时此刻,程依依就把这张名片交给了我。

    薄薄的一张,却是金色的,上面闪着淡淡光华,还有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介绍倒也挺简单的,金龙娱乐城CEO,米文斌。

    “我打听过了。”程依依继续说道:“金龙娱乐城是新开的,豪华程度在整个高淳区都数一数二,而且最近确实在招各方面的人才。这个米文斌呢,也确实背景挺强,不仅老爹是区里的一把手,还和不少混黑的大哥关系挺好,攀上这棵大树对我们来说很有帮助。”

    程依依详细给我分析着一切。

    而我听完以后,毫不犹豫地把名片丢进了垃圾桶。

    “你干什么?!”程依依吃惊地问我。

    “凭我男人的直觉。”我指着自己的脑袋,一字一句地说:“他就是想泡你而已。”

    快看"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