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表上看,我找不出这个红红的任何破绽,两人真好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但除非我脑子进了水,才会信她就是红红。昨天晚上,她偷听我和赵虎说话,还陷害我说我非礼她,更能说明她的心虚,她知道自己不是红红,所以才先下手为强,想让二条讨厌我、远离我。

    但可惜的是,二条把我当做兄弟,不会随随便便上她的当。

    昨天晚上我想过了,没有什么戳穿她的好办法,毕竟我对她和他们那个师傅也不了解,只能让她自己亲口说出这是怎么回事。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跟我说实话,这个法子最粗暴也最简单,而且也最有效。

    我要让二条从这个骗局里出来,也让赵虎看看,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悄悄靠近红红,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密切监视着她。

    我肯定不会在大街上动手的。

    红红正在和屠户讲价,非让人家抹了零头,十七块钱的肉,想十五块钱拿走。为了两块钱,红红已经磨了半天,由此就能看出她和二条的生活多拮据,虽然已经杀了二十七个人,但也没赚到多少钱,大头都被那个师父给抽走了。

    ——我就再傻,也不相信死一个人是几百块钱和几千块钱,这么点钱在道上连卸人一条胳膊都不够。

    “姑娘,就两块钱而已,你至于跟我磨这半天吗?”屠户都无奈了:“我也是小本买卖,赚不了多少钱的啊!”

    “大师傅,你行行好,就十五块卖我吧,我真的没有多余的钱了!”红红可怜巴巴,双手合十哀求屠户。

    屠户上下看了看红红,突然笑了起来,色眯眯说:“免你两块也行,但得让我摸一下吧。”

    屠户一边说,一边朝着红红鼓囔囔的胸口摸来。

    “你干什么!”红红变了脸色,狠狠一巴掌拍在屠户的脸上。

    昨天晚上我跟红红交过手的,知道这个娘们的实力挺不错的,也知道她现在留了手,否则一巴掌能把屠户打得翻倒在地。但是就这,屠户也不干了,当场哇哇哇地叫起来,还把杀猪刀抄起来要砍红红。

    红红一不做二不休,拎着肉就跑。

    十五块也没给。

    屠户总不可能把摊子丢下去追人吧,那样的话再回来恐怕整个摊子都不见了,只能骂骂咧咧两声,也就偃旗息鼓了。

    红红在人群中迅速穿梭,不一会儿就远离了那个屠户,确定屠户没追上来,才喜滋滋地看着手里的肉,接着又拐到旁边的一家小店去买酒了。酒是散酒,十块钱就能接一大壶,就这红红还要砍价,愣是砍下一块钱来,九块钱成交了。

    我琢磨着,红红和那个师父是一伙的吧,师父抽了大头,不可能不给她分点的啊,至于这么抠吗?

    还是单单对二条这么抠?

    我也不管那些,反正就跟着她,再找机会下手。

    红红又买了点菜,大包小包拎了满满两手,看来今天中午有口福了——如果我不对她下手的话。

    菜、肉、酒都买好了,红红终于拎着一大堆东西往回走去。

    坟圈子嘛,肯定也是远离村庄,藏在深山老林里的。路上人迹罕至,大多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正好方便我下手了。走到半路,我就摸出了饮血刀,小心翼翼地跟在红红身后,准备伺机而动。

    但还是被红红给察觉了。

    走到一处树荫下面,红红似乎感觉不大对劲,回过头来一眼看到了我。

    红红皱起眉头。

    “张龙,你想干什么?”

    既然摆到明面上了,我也不跟她偷偷摸摸的了。

    我握紧饮血刀,一步步朝她走过去,冷冷地说:“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明白?”

    红红将菜和肉放在地上,接着一撩红裙,“唰”的一声把尖刀摸了出来。

    这动作利索的,绝对是个职业杀手,以前的红红再练也练不到这种程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红红举起尖刀,做了一个标准的防御姿势,“你是二条的兄弟,我一直在用心地招待你,但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一直在针对我,还和你那个朋友说我是假冒的,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要和我过不去?”

    我冷笑着:“你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你以为你弄了一张和红红一样的脸,就真把自己当成红红了?你能骗得了二条,却骗不了我!你最好和我实话实说,你和你那个师父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全都给我原原本本如实招来,否则我让你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红红沉默下来。

    就在我以为她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就听她又说道:“第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我不是红红,以前的事我确实都不记得了,但二条说我是红红,我就认为我是红红;第二,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也有本事让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好啊,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不跟这冒牌的红红废话,直接提着饮血刀冲了上去,因为昨天晚上就和她交过手,知道这个女的实力还算可以,所以我也没有手下留情,当即狠狠一刀劈了过去。

    红红也立刻手持尖刀抵挡。

    叮叮当当!

    一瞬间,我们二人在这荒郊野岭就就战在一起,各自提刀往对方的身上猛扎、猛砍,下手都特别的狠,仿佛想要对方的命。

    我心里确实是憋着一口气的,一方面我坚定地认为她是个骗子,一方面也因为她昨晚冤枉我,让我心里非常生气,也想趁这个机会给她一点教训。但是现在没有赵虎和我联手,我就不能那么快地搞定她了,甚至还好几次差点被她扎到,需要拿出全部实力和她战斗。

    就这水平,说她不是个职业的杀手我都不信,以前的红红再练也到不了这个档次。

    我疯狂地朝红红劈着、砍着,和她斗了大概十多分钟,终于被我抓到一个机会,狠狠一刀砍在她肩膀上!

    这一刀砍得她皮开肉绽、鲜血弥漫,接着我又用刀柄在她肚子上狠狠磕了一下,她整个人便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又一屁股坐倒在地。我抓住这个机会,迅速往前走了几步,把饮血刀架在了她脖子上,接着恶狠狠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红红,全部都给我说,不然我要你命!”

    红红一脸惨白、面色痛苦,抬头倔强地看着我,咬牙切齿地说:“我没冒充红红,我就是红红!”

    “行,我让你嘴硬!”

    我举起刀,狠狠一刀劈了下去。

    我当然不是真的要杀红红,我还没有把真相挖出来呢,怎么可能把她杀掉,就是吓唬她一下而已。一个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一般什么实话都肯往外蹦了,有句老话说得好么,人心似铁假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我这虽然不是官法,但也足够威慑她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刀都落下去了,红红也没求半个饶字,反而把眼睛闭上了,一副一心求死的样子。

    这就让我很为难了,还要不要继续劈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柄杀猪刀突然从斜处杀出,狠狠一下撞在我的饮血刀上。这一下力道极大,不仅把我的刀撞开了,连带着我的人都被震出去好几米远。我一抬头,发现是二条来了,二条气得满脸通红,冲着我旁边的空气骂道:“张龙,你疯了吗,你打我老婆干什么?”

    ……嗯,二条没戴墨镜,所以看不到我,只能根据常识判断我在哪里。

    这个场景其实挺搞笑的,放在喜剧片里绝对能笑倒一片观众,但我实在笑不出来。

    因为我知道二条一来,这事就不好办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一句:“二条,你怎么来了?”

    “你说我怎么来了?!”二条仍旧冲我旁边的空气骂骂咧咧:“发生过昨晚的事后,我就对你起了疑心和不满,但我把你当兄弟,不愿意跟你计较,相信那是一个误会!可是今天,我老婆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说出来逛逛,让我怎么能不怀疑你!我寻思出来看看,很希望是我多想了!结果我刚出来,就看见你对我老婆动粗,张龙啊张龙,你到底想干什么?!”

    二条骂完了我,又回头去看红红,说红红,你怎么样了?

    红红往二条怀里一扑,哭哭啼啼地说:“张龙刚才想非礼我,说我长得好看,要带我走,我不同意,他就打我……”

    听着这话,我简直要气炸了,二条本来就单纯,红红还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要让我们兄弟反目吗?我不惯她这个臭毛病,也不做被人栽赃还不知道还嘴的冤大头,立刻咬牙切齿地说:“放你妈的臭狗屁!二条,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她根本就不是红红,昨晚我和赵虎商量这事,她在门外偷听……”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来,猛地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竟是赵虎……

    FL"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张龙周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梦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无声并收藏张龙周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