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场面一度弥漫着一股悲伤,谁都没有想到方无言身为方家之主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潸然泪下。

    他女儿能嫁给秦霖那绝对是莫大的福分,若是换做别人怕是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哭了呢?

    俗话说得好啊,子非鱼,焉知鱼之痛啊,方无言根本就不是因为女儿嫁人哭,而是接下来的分别啊。

    “大男人哭哭滴滴的想什么样子,给人看笑话吗?”还好方无言的妻子反应很快,只见她踢了方无言一脚,顷刻间方无言反应了过来。

    要知道下面的宾客可都是非富即贵,他现如今在这上面哭哭滴滴的确是有失身份,外加上给秦霖丢人啊。

    赶紧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他说道:“女儿,从现在开始你便身为他人之妻,你一定要好好的相夫教子,莫要让我方家蒙羞。”

    “老东西,瞎说什么呢,你会不会说话?”这时方无言的妻子再一次瞪了自家丈夫一眼。

    “今天是女儿结婚的大喜日子,瞅你净说一些屁话。”

    说着方茜的母亲来到了她的面前,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自己女儿的脸,方茜的母亲也忍不住眼眶红润,不过她强忍着泪水没有落下来,说道:“女儿,妈妈真替你觉得高兴。”

    “妈。”

    母女情深,此刻的方茜和自己的亲生母亲直接相拥在了一起,哭成了一团。

    不过现场人多,其实她们也没有哭多久,也就是释放一下情绪。

    松开了自己的母亲过后,方茜没有犹豫,她‘噗通’一下就跪在了父母的面前,道:“爸,妈,请原谅女儿的不孝,今后不能常伴你们左右侍奉了,希望你们能够多多保重。”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茜已经泣不成声。

    在外人看来,她这其实就像是正常的告别,女人一旦出嫁,那就是别人的家了,就算是回娘家那也只是客人。

    可大家根本就不知道的是方茜说的是另外一种告别。

    婚后他们就会离开地球前往修炼界,一旦她去了修炼界,可能此生她都很难回来了,就算是她今后回来了,可谁能够保证她的亲生父母就一定还在世?

    所以此刻的她也在放肆的发泄着自己的情感,今日不哭,来日她就算是哭的再厉害也无用了。

    方家已经情感沦陷,而在另外一边,晨瑶以及她的父母也在竭力的维持着自己状态,争取不哭出来。

    “女儿啊,好好的过日子,你是我们的骄傲。”晨瑶的父亲开口说道,

    “爸,妈……。”

    听到这话,晨瑶直接将自己的父母拥入怀中。

    舞台之下,晨瑶的哥哥晨南也在这一刻眼眶湿润。

    妹妹要离开地球的事情他已经知晓了,他修为低,很显然是没有办法跟着一起前往的,走了一个妹妹最起码还有他留在家中照看父母。

    相比之下,方茜哭得稀里哗啦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因为她的弟弟已经死于野心当中,现如今他的父母仅剩下了她一个,如果她也离开了地球,那给她父母养老送终的人恐怕都没有了,悲伤是正常的,他也完全可以理解。

    方茜和晨瑶是幸运,因为他们双亲都还在。

    而在林天雪她们那里,此刻她们就算是想要情感迸发都没有办法,因为她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已经算是孤儿。

    “来,天雪,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妈妈了。”

    这时王芸珊的声音响起,而后她径直的走到了林天

    雪的面前,将林天雪拥入到了怀中。

    “妈,谢谢您。”

    一瞬间林天雪的泪水也模糊了视线。

    “月儿,子莺,梦儿你们也都过来。”

    几个人都已经是没有父母双亲在世的人了,所以王芸珊现在就是她们的妈妈。

    “小子,茜儿我今日就交付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待她,莫要让她受了委屈。”

    “老丈你就放心吧,我余生会用生命去呵护她。”

    一边,情绪稍微好一点的方无言已经走到了秦霖的面前,亲自将女儿的手放在了秦霖手中。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女儿将正式的离开方家,嫁入到秦霖的家里。

    “都要好好的。”

    说着方无言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放到了秦霖的手掌心之中。

    “这是?”秦霖面露不解之色。

    “这是我和晨老弟给你准备的礼物,一套房子的钥匙,别拒绝,房间里还有你所想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岳父了。”

    说着秦霖将钥匙收了起来。

    地球上的房产再多现在对于秦霖来说也没什么作用了,因为他若是离开地球,难不成他还能把这些房产带走不成?

    所以这些东西还是得归还到方无言等人的手中,所以秦霖也无须和他客气,收下便是了。

    而且他说房间里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还真的让秦霖有些好奇,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他就去看看他们到底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礼物。

    “儿子,现在我就替代天雪她们的父母把人交给你了,好好的对她们,不然……。”

    “妈,放心吧,我自己的老婆,我如果都对她们不好,那还有谁去对她们好呢?”不等老妈把话说完,秦霖立马就打断了。

    现在来了这么多的宾客,如果他妈说要把自己的腿打断,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所以他不得不打断母亲的话。

    微微一笑,秦霖来到了林天雪她们的面前,低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我的老婆了,想想感觉就像是置身于梦中一般。”

    “真是美得你……。”

    看到秦霖一脸满足的模样,林天雪等人都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秦大师,新婚燕尔,是不是得亲一个啊?”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这么起哄说了一句,顿时大叫都应声叫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这么有兴致,那就满足一下你们。”

    说着秦霖挨个和林天雪等女来了一个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这些男同胞们都忍不住发出了嚎叫了一声,相比之下,自己真的是太惨了吧。

    “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有人感叹道。

    虽然秦霖在现在的地球上已经算是大人物了,可她的婚礼并没有玩出什么花来,相当的传统。

    当然,婚礼传统不代表这影响力就小了,可以这样说,这一次有太多人都被阻拦在了山庄外面无法进来,因为山庄一共就这么大点,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进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一场婚礼早就已经被无数人所知晓。

    婚礼进行到了尾声,灵药餐也已经开始送上来了,就在秦霖带着林天雪等女准备说致敬词的时候,忽然天地一滞,仿佛天都在这一瞬间塌下来了一样。

    那一股源自于心灵深处的压力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种来到了鬼门关的感觉。

    “终于藏不住出来了么?”

    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穹,秦霖丝毫不慌,他知道一直都想要杀死自己的人现身了。

    守护者!

    “诸位,大家都知道当日于泰山一战中守护者遁走,此人打着匡扶天下正义的幌子,实则却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而今日我就将斩杀此燎,彰显武者界真正的正义!”

    说着一股狂暴的气息从秦霖的体内席卷而出,宛若出鞘的利剑一般,势不可挡。

    “简直可笑。”

    就在秦霖的话才刚刚落下的时候,忽然一道冷笑声响彻天地之间,云层自动排开,一道人影由远及近,几乎是一瞬间就迈步到了众人的头顶上空。

    确是守护者无疑!

    只不过此刻的他气息强盛如汪洋,很多人哪怕是只看了一眼他便觉得双目刺痛无比,仿佛要瞎掉了一样。

    “聚魂境后期?”

    守护者的境界秦霖几乎是一瞬间就看透了,在他的想象当中,守护者恐怕光是治疗灵魂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更别提他的境界突破了。

    他之前斥巨资找杀手来杀武者,恐怕也是为了突破境界而做的准备,不管从哪些层面来说,守护者的境界都没有突破之理。

    他碎裂成两半的灵魂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的?

    这一点秦霖非常的疑惑。

    而且他也未曾感应到地球上有什么强者突破境界,不知道对方是如何隐藏的。

    一瞬间秦霖心头浮现出了很多种想法,可来不及去细想,忽然一股磅礴的压力直接碾压在了秦霖的身上。

    人家守护者显然不会给他这么多思考的时间。

    “其实我早就已经想要杀你了,可我一直在等,等你误认为自己已经全天下无敌的时候再出来将你斩杀。”

    “然后你就好籍此获得快感?”秦霖冷笑着回应了一句。

    “快不快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你死!”

    “因为你,我的计划失败了,下属也全部死光了,你这个罪魁祸首,给我去死吧!”

    越说守护者便越是气愤,越气愤他的杀机就越浓郁,到最后他的杀机几乎形成了实质,压得在场的无数人都踹不过气来,真的是太强了。

    强到很多人连反抗之心都升不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秦大师能是守护者的对手吗?

    “今日你亡过后,地球便是以我为尊,放心,你的一切我都会接手过来,并且好生经营的。”

    说完忽然一道空气凝集而成的利箭朝着秦霖就疾射而来。

    这是聚魂境后期的攻击,哪怕是秦霖都不敢掉以轻心。

    怕伤到自己身边的女人们,秦霖没有站在原地静等攻击到来,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他和守护者之间迟早都会有一个了断。

    当初答应结婚之时秦霖就想过这个家伙肯定不会让自己好生的结婚,现如今他的想法果然应验,守护者现身了。

    只不过唯一一点让秦霖意外的是这守护者的境界已经达到了聚魂境后期,倒是颇为麻烦。

    不过再麻烦秦霖也丝毫不惧,因为他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他了,现如今他的境界也已经达到了聚魂境中期,配合上摄魂之术,哪怕是守护者也得给他跪下!

    “砰!”

    一声炸响,却是秦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那一把空气凝聚而成的箭矢,硬生生的将其捏爆。

章节目录

都市超级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赤焰圣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赤焰圣歌并收藏都市超级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