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晚, 席老太太拉着沈慕笙在客厅说了好多话, 包括她小时候来席家玩的一些囧事。

    以及她现在的生活状况。

    言语之间完全就把她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孙媳妇。

    一点都不见外。

    席家其他人也随老太太,对她很热情。

    这种家族式的热情, 惹得沈慕笙陪在老太太身边的时候一会紧张一会受宠若惊。

    一张小脸被两种表情夹击,愣是把脸蛋弄得红红。

    就好像沾了蜜芽的糖水。

    让坐在一旁,看着他们聊天的席峻, 心头呲溜甜了下,他真想亲亲自己的小女人。

    终于熬到吃饭, 席老太太今天特别开心, 特意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

    沈慕笙乖巧又懂礼貌, 长得还水灵,老太太之前还担心她太小,和自己孙子不合适。

    现在越看越觉得挺般配的。

    老夫少妻,生活才能美滋滋。

    席老太太那个年代,也是早早结婚的, 15岁嫁给了在部队当兵的席峻爷爷。

    当年, 她家给他介绍时, 她死活不愿意, 不是嫌弃席峻爷爷是个当兵的,而是嫌弃过他年龄,30岁了,还没讨老婆,和她相差了整整15岁。

    后来拗不过家里也拗不过他爷爷死缠烂打,点头同意。

    谁曾想, 嫁过来后,席峻爷爷把她当成了宝,什么都不让她做,吃饭,有部队安排的警卫员送来,晚上回来,衣服替她洗。

    就连洗脸洗脚水,他都给她备好。

    天冷,给她捂被窝。

    天热,给她扇风。

    从结婚到席峻爷爷去世,席老太太一直是被老爷子捧在掌心宠了大半辈子。

    “慕笙,来多吃点。”席老太太亲自起身,给身旁的慕笙夹了好几块糖醋排骨,夹完,又舀一大碗鸡汤放到沈慕笙桌前,眼里心里都对她满意无比:“还有这个鸡汤,也要多喝,补身体的。”

    沈慕笙不好意思她这个长辈给她夹菜,紧张地立刻站起来,红着脸说:“席奶奶,你不用给我夹菜,应该我给您夹菜的。”

    席老太太笑呵呵,抓起沈慕笙的手,“以后就是一家人,你不用再见外,快坐下吃饭。”老太太将她轻轻拉到座位,坐好,目光就看向桌上所有人,开心地举起手里的一杯橙汁说:“今天是咱们中国人大团圆的日子,我这个老太婆年纪大了,也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一些祝福语,来,我们大家干一杯,庆祝咱们席家以后正式多了一位家人。”

    老太太举杯,大家不敢怠慢,纷纷拿起手里的杯子开始碰杯庆祝。

    此时,大院镂空的雕花木窗外,‘嘭’一声,一大朵五彩绚丽的烟花在靡靡夜空中绽放,印亮了屋内所有人的脸庞。

    也暖化了沈慕笙的心。

    以后,她也有家人了。

    吃完饭,沈慕笙主动要求去帮席阿姨洗碗。

    席阿姨疼她,不想她来洗碗,让她陪着席峻就行。

    回头还特意叫家里的佣人给他们收拾一间房,晚上让沈慕笙留下住。

    这让沈慕笙当场就脸红了。

    晚些时候,大家看完除夕晚会,散场,席峻拉着沈慕笙回二楼的房间休息。

    房间依旧是记忆里符合席家品味的古色古香味道。

    檀木的床,棕色的窗帘,红木的家具。

    其实,这不算是沈慕笙第一次来席峻的房间。

    她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来席家做客,小小的她,坐在大人们中间,乖巧听着她听不懂的话,听到后面,她犯困,趁着他们没注意,偷偷溜走,随后摸索着上楼来玩,不小心就进了席峻的房间。

    当时,第一眼,就觉得这房间好特别。

    跟她印象中那些乱糟糟,袜子衣服乱丢的男孩子的房间不一样,这个房间干净的一尘不染,而且还有好闻的檀香味。

    不过,房间干净归干净。

    就是房间内摆放的每一件家具,是小时候的沈慕笙这个年龄段欣赏不来的那种唐风装修。

    就在她一个人站在房间内四处打量时,门外有脚步声,一步一步,朝着这个房间走来,沈慕笙本来就胆小,她不想自己被抓包,想马上离开下楼,但脚步越来越近,她觉得跑不下去。

    索性就窝起自己小小软软的身子,钻进了那张檀木床下。

    然后一动不动趴在下面,竖着小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果然,不一会,脚步声就进来了。

    沈慕笙怕被抓,两只小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出声。

    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床外。

    直到一双干净没一点点污迹的白色球鞋出现在她面前的床边。

    她的一颗小心脏顿时就扑通扑通,差点跳出嗓子眼,眨着眼睛,在心里默念:没有发现我——没有发现我——

    默念到第三遍,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出来吧。”

    沈慕笙顿时吓住,她是不是被发现了呀?

    该怎么办?

    爸爸妈妈都在楼下。

    “要我抓你出来吗?”那个好听的声音再次说。

    沈慕笙再也憋不住了,眼睛一红,她不要被抓,捂着眼睛,圆滚滚得爬出来,都不敢看站在床边的人是谁?

    就捂着眼睛,哇一声哭出来。

    边哭边说:“我不是坏人……我和爸爸妈妈来做客……我不是坏人……你别抓我……”说完,就往外跑。

    留下席峻一个人很愕然地看着那个穿着粉色公主裙,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被他一句话吓哭跑了。

    那时沈慕笙才10岁,席峻18岁。

    谁能想到多年后,光阴穿梭,被他吓跑的那个小姑娘,最后兜兜转转最终成了他以后要捧在心尖上的小姑娘。

    “你今晚穿我的睡衣。”席峻从衣柜拿出一套干净的纯棉睡衣,放到床边。

    沈慕笙回神,抱起他的睡衣,站在他面前,冲他甜蜜蜜笑起来。

    笑得太好看,席峻眼睛一晃,嗓子紧了紧,说:“你要再这样对我笑,我都想亲你了。”

    沈慕笙眨眨两下睫毛,忽地就伸手抱住眼前的男人,似撒娇般地说:“那你亲吧。”以后,他们在一起,不用再担心会有什么阻力。

    席峻一愣,眼底某种暗涌开始腾起。

    伸手一下就捏住她柔软异常的下巴,说:“好。”

    沈慕笙闭眼,第一次非常配合地让他亲。

    薄唇覆盖,温热又带甜。

    一路绵延,席峻直接将她抱起来,今晚他要好好亲个够。

    或许,得到了席家人的认可。

    这晚的床事,沈慕笙配合的让席峻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比起之前的羞涩,她迎合的那种柔软和紧致让他一度崩析在失控边缘。

    最后时刻,席峻都忍不住抱着她,咬咬她发烫的小耳尖,说:“笙笙,你现在像个小妖精。”勾得他百骨索然,每一寸都被她征服。

    第二天,窗外积了一层白白的雪,被折腾的太厉害的沈慕笙睡得晕晕沉沉,眼皮重重,想起床又起不来,只能继续睡时,感觉脖子处痒痒的。

    就好像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咬她。

    不疼,就是痒痒酥酥的。

    沈慕笙再困都扛不住这种酥痒,撑开眼皮,就看到昨晚已经索求过度的男人,埋在她脖子处,不断地亲吻吮吸。

    动作轻柔,又带着沉重的呼吸。

    让沈慕笙不自觉地就弓起了软软地身体,想避开这种撩人的亲吻。

    “不要亲那里……”亲那么酥,她怕脖子上都是草莓印。

    等会下楼,被席奶奶看见了,肯定不好的。

    当然她的避开是徒劳无功,席峻早起有生理需求,一只手很快就能钳住她,将她搂到怀里,两人都是穿的那种很薄的贴身睡衣。

    所以这么一贴近,沈慕笙能清晰感觉他的欲望抵在她最柔软的地方,坚硬地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要破开,冲嚣而来。

    沈慕笙的身体不自觉就抖了起来。

    昨晚她因为席奶奶说的那番话,心里特别开心,所以晚上睡觉前很配合他,谁知道配合的后果是席叔叔体力好的异于常人。

    沈慕笙都不记得他们来了几次。

    只知道现在她浑身都酸,都痛,就像骨头被一块块拆开。

    “我们……是不是应该起床了?”坚硬还抵着,沈慕笙缠着音,想避免再来一次。

    席峻哪会放过她,低声在她耳边很轻柔地说:“一会就好的。”话落,沈慕笙就感觉自己的裤子被扒了下来……

    随后,她的腿还没来得及并拢,刚才滚烫的坚硬就冲了进来。

    沈慕笙直接就哭了……

    一场结束,起来,已经快10点半。

    下楼的时候,席峻神采奕奕,沈慕笙腿软的不行。

    楼下大厅,席奶奶端着一杯养生茶,边喝边看着电视。

    听到楼梯动静,抬头看见他们两个,不用多问,席奶奶心里就有数了,放下茶杯,对身旁的佣人说:“你去给他们两个弄点粥,不吃早饭,胃不好。”嘱咐完佣人又招手沈慕笙,笑盈盈地说:“慕笙快过来这边。”

    “席奶奶,早上好。”沈慕笙撑着腿软,乖巧地坐到席老太太身边。

    席峻慢腾腾紧随其后。

    两人坐定,席老太太目光慈爱看着沈慕笙,越看越觉得不错。

    只要她家席峻没什么二心,她希望他们能早点定下来。

    虽然慕笙还在念大学,但现在的学生不像以前管那么严,要是结婚,跟学校打个申请,应该没什么问题。

    “慕笙,以后有空常来奶奶这里。”席老太太抬手摸摸她的脸蛋,随后从口袋拿出给一块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金锁,塞到沈慕笙手里,“这是奶奶的一点心意,收着。”

    金锁造型小巧,但分量很重,上面的宝石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沈慕笙拿在手心,有点烫手。

    这个礼物是不是有点太贵了?

    “奶奶,我不要,这个太贵重了。”沈慕笙不好意思收,把锁要还给老太太。

    老太太知道她是好孩子,不贪财,故意板起脸,说:“慕笙,你是不是嫌弃奶奶的礼物不好啊?”

    沈慕笙看席老太太板着脸,立马摇摇头,“没有啊,奶奶,我觉得太贵重了。”

    “那就收着,不然奶奶不开心了。”

    “可是这个锁……”沈慕笙还想说些什么,旁边的席峻也开口了:“既然是奶奶送的,你就收着吧。”

    沈慕笙顿时看看他,席峻给她一个‘没关系’的眼神,沈慕笙这才把锁收好,“席奶奶,谢谢。”

    “谢啥,以后就是一家人,你们先去吃点早饭,这个点肯定饿坏了吧?”

    沈慕笙感动地直点头。

    从客厅去厨房的路上,席峻走在旁边,自然地牵住她的手,说:“你知道奶奶为什么给你送锁吗?”

    沈慕笙不解:“不知道。”她猜可能是因为新年,长辈送小辈的新年礼物?

    虽然这个礼物贵的吓人。

    “席家有三把金锁。”席峻温柔说道:“一把在我妈那边,一把现在给你了,还有一把以后是留给席容老婆的,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吗?”

    沈慕笙现在的确知道了,而且还惶恐了。

    席奶奶的意思,让她做席家的孙媳妇吗?

    可是她都不知道席叔叔以后会不会娶她?

    过了半响,忽然地鼻子有点酸,眼眶内漫出一抹层红色,“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娶我,其实我觉得和你交往,已经很幸运了……我从没想过太多……我不知道你对我喜欢有多少?”

    也不知道他爱不爱她?

    席峻侧过身,在席家通往厨房的过道,直接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抵到她头顶,声音温柔如水:“我从来不睡不喜欢的人,睡了,我就会负责一辈子,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适应一个新的身份:席太太……”

    席太太……

    沈慕笙瞬间抬头,红着眼眶呆呆抱着自己的男人,过了良久,直接把脑袋蹭到他怀里,把他紧紧抱住。

    遇上席峻,与她,三生有幸。

章节目录

席先生是宠妻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人小说只为原作者席峻沈慕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峻沈慕笙并收藏席先生是宠妻控最新章节